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恐怖悬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五十六章 小玉儿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、所属:恐怖悬疑书名:苗疆道事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布鱼并不是一个人来的,身边还带着一个跟屁虫。

     而那跟屁虫的手上,则抱着一具蜷缩的尸体。

     经过清醒的这一段时间,我行气几个周天,倒是将几近干涸的气海恢复了一些劲气。再加上那魔体本就强悍,恢复能力也强,便不像先前那般虚弱无力,也用不着小白狐儿搀扶。

     毕竟是刚刚斩杀了邪灵教大头目,我多少也得装点高手模样,能不让人扶,自然得站着。

     我凝神待布鱼与那人走上前来,瞧见他旁边那人,却是穿着一身黑袍,将头笼住。

     布鱼瞧见我,激动地快步上前,对我拱手说道?#39608;?#32769;大,听?#24471;?#21202;那厮,死在了你的剑下?”

     这些年来。弥勒一直都是特勤一组的重点监察对象,特别是布鱼这种在特勤一组待得许久的老人,更是清楚,所以得到消息,下意识地想要确认。

     我并未答话,而身边的小白狐儿指着不远处刚刚收敛起来的尸骸说道?#39608;?#20154;就在那里,你自己看咯。”

     布鱼瞥了一眼,并未细查,而是嘿然笑道?#39608;?#24685;?#24598;?#22823;除掉心头大刺。”

     我点头,想起先前之事,问道?#39608;?#28023;上的事情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你……等等,你是刚才那个软玉麒麟蛟?”

     我一开始就感觉布鱼身边的那个矮个儿有点不对,待两人走到近前,方才瞧见这人肌如凝脂,娇颜明艳,居然就是先前被静念斋主捆束在手上的那少女。

     瞧见自己被认出,那少女朝我微微一躬。低声说道?#39608;?#23567;玉儿得朱大爷和余大哥相救,舍命逃脱恶人之手,交谈之后得知自己能活,全都是程司长的功劳,特地过来?#34892;弧?

     对方的话语让我颇为诧异,因为在我?#21335;?#27861;中,这软玉麒麟蛟即便是得以逃脱,必然会仓皇逃离,有多远跑多远去。

     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,是她不但没有远遁千里,反而跟着布鱼返回了这儿来。

     蕙质兰?#27169;?#36825;少女当得起这一词。

     能够炼化人形的,多不是蠢?#24656;?#36744;,而瞧着软玉麒麟蛟的表现。也能够让我知晓,传说中的善?#21152;?#22909;,必然有理。

     即便是精怪,也是属于好的那一部分,譬如小白狐儿。又或者布鱼这般。

     这少女本体乃那世人为之觊觎的软玉麒麟蛟,而?#19968;?#26159;在被抓过一次的当下,还敢来见我,那胆量就足以让人敬佩,我也不多为难她,简单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 两人交谈,说道她为何前来的时候,这个自称小玉儿的少女眼圈一红,沉声说道?#39608;?#26417;大爷为救我而死,尸骸不葬,不?#20197;?#31163;。”

     她这般一说,我方才注意到她抱在怀里的那具尸体,居然就是?#27515;?#30333;条朱贵。

     并非我眼拙,实在是因为这具尸体被白布裹覆,瞧不见大致模样,而我刚开?#21152;?#22905;攀谈,也不好上来就问,听到这话儿,我赶忙上前,从她手中接过来,将白布抹下,却正是光头朱贵。

     此刻的朱贵浑身冰冷,脸色青紫,口鼻之中皆无气息,已是死去多时。

     我?#25163;?#36149;是如何死的,布鱼告诉我,说朱贵将小玉儿抢走之后,带着她夺路而逃,然后逃入了海中,只?#19978;?#23567;玉儿被慈航别院的尼姑喂了化功散,提不起气劲,成了累赘,结果就被那洞庭黑蛟姚雪清给追上了。

     这朱贵是东海之滨的老饕,姚雪清是洞庭湖中的蛟龙,两人见面,自然是一场大?#21073;?#19981;过朱贵到底年老体衰,又有软玉麒麟蛟为累赘,不知不觉,就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 水中交?#21073;?#19981;重气势,而在手段,那姚雪清?#26049;?#40657;蛟,手段也越发狠辣,没多时,朱贵为了保护小玉儿,受了些伤,如此滚起雪球,最终丧命。

     不过就在朱贵临死之前,倒?#37096;?#30528;搏命一击,伤了那姓姚的,而布鱼又及时赶?#21073;?#20498;是没有让小玉儿给人夺走。

     那姚雪清乃水中枭雄,虽然受了伤,不过战意却依旧浓烈,对布鱼咄咄相逼,?#38382;?#21313;分危险。

     对于姚雪清这般的顶尖人物,布鱼到底还是?#34892;?#24180;轻,也是靠着现出本相,方才勉励抵挡,好在此时弥勒陨落,那姚雪清感应到了其?#34892;?#24687;,最?#26025;?#36335;而逃,算是了结。

     小玉儿中了慈航别院的化功散,逃不得远,独自一人,恐怕被人捡了便宜去,而布鱼恰巧又显?#35835;?#27861;身,反倒是得了她的信?#21361;?#20110;是就跟了回来。

     当然,两人回返之时,在海底巡?#21361;?#24635;算是将朱贵的尸骸给捞出。

     那小玉儿倒是个知恩图报的性子,一路上抱着朱贵的尸身,倒也不嫌累赘。

     听完布鱼的叙述,我长叹了一口气,将白布盖上,?#38405;?#23567;玉儿叹道?#39608;?#27491;所谓‘匹夫无罪,怀壁有罪’,那些人?#38405;?#20570;的这些,当真可恨,不过世间并非人人都是利益熏心之?#21073;?#36825;朱贵虽?#24674;?#26159;与你有过几面之缘,却舍命救你,算得上是义。所?#38405;?#20063;别太迁责世人了。”

     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这软玉麒麟?#38405;?#22815;化为人形,修为必然不错,我就怕她经过这一番变故,对人类心怀怨恨,这可就不好了,于是出言劝?#32908;?

     小玉儿听了我的话语,倒也坦然?#39608;?#20808;前受制于人,心中颇有几分怨恨,尔后?#24674;?#22823;爷救起,又与余大哥攀谈,才知道物有优劣之别,人又?#27809;?#20043;分,不敢胡乱牵连。”

     我这才放?#27169;?#28857;头笑道?#39608;?#20320;能这么想,那是最好。对了,你往后,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 小玉儿说道?#39608;?#25105;在东海之中,有一洞穴居身,朝游东海,夜凝月华,过得倒也自在。不过我总是贪恋世间?#34987;?#29233;上岸来玩儿,不过总会感觉被人窥?#21073;?#20037;而?#24357;?#23601;不怎么敢靠?#35835;恕!?

     我说道?#39608;?#21548;闻软玉麒麟蛟一身是宝,难免会?#34892;?#24576;不轨之徒打你主意--对了,尾?#29609;ぃ?#20320;那儿有几副隐匿气息的符箓?若是有多,给这小姐儿一个呗。”

     听到我的吩咐,小白狐儿撅着嘴巴说道?#39608;?#20320;倒是大?#21073;?#21018;一见面就给好处,敢情我的东西就不值钱对吧?”

     这?#23601;?#26159;个刀子嘴豆腐?#27169;?#22068;上这么说,不过却还是依言,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青玉来,递到了小玉儿的手里,不情不愿地说道?#39608;?#25343;好了,这玩意可是已故符王李道子的作品,老值钱了,?#26432;?#20002;了!”

     小玉儿接过那青玉,不仔细看,反倒是打量了小白狐儿好一会儿,这才惊讶地低声说道?#39608;?#22992;姐,你可是……九尾妖狐一脉?”

     我眯起了眼睛来,尽管小白狐儿刚?#26049;?#25343;出符箓的时候露出了气息,不过就这么一点儿的功夫,她就能够?#30452;?#20986;小白狐儿的来历,看得出来,这小玉儿别看着像个纯洁的小羔羊,但是见识,却一点儿也不差。

     小玉儿的语气充满了崇敬,两眼放光,小白狐儿到底还是?#34892;?#23567;虚荣,点了点头,小玉儿顿时就是一阵景仰,夸得小白狐儿喜笑颜开,给她讲起了这符箓的用法来。

     我此时的心态已然完全不同,重宝在前也不贪,只是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 谈完之后,我对小玉儿说道?#39608;?#20320;现在身上还有药效,且先跟着我们几天,待恢复修为之后,你再离去不迟,我这里还?#34892;?#20107;情,就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 那小玉儿双眼晶亮,盯着我好一会儿,方才长揖到地道?#39608;?#22810;谢陈司长。”

     布鱼陪着小玉儿离去,也将朱贵的尸身带走,这位水中豪雄也是有家人的,如何安葬,这个得回去,通知他家人知晓,方才能?#35805;?#29702;。

     说了一会儿话,我?#19981;?#36807;了神来,有人把我的饮血寒光剑给找来,这剑先前绽放了太多的光亮,此刻黯然失色,宛如废铁,我知道其中缘由,将其收入囊?#23567;?

     ?#19968;?#22797;了精神,开始指挥手下的人打扫战场,将?#36136;?#32473;稳定住。

     当然,一场大?#21073;?#25105;?#20035;?#39047;重,必然不能事必躬亲,也只是指示手下人去办理而已。

     此刻天已大亮,没有多久,大部队陆陆续续就赶了过来,接手了海岛和海面上的事宜,这些大部队,除了我们这种有关部门,还有当地的公安机关和海事部门,以及附近的驻军,这样的力量出现,立刻将一部分心怀不轨、跃?#23621;?#35797;的?#19968;?#32473;震慑住。

     江湖人对公门之中的人并没有太多的好感,但多少也有一些?#27425;?#20043;?#27169;?#30693;道到了这个程度,自己倘若再迎风而上,?#20848;?#23601;得抓一个典型了。

     没有人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,于是陆陆续续就有一部分人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 大部队到了,张励耘这边的压力就少了很多,也终于抽空赶了回来,事情开始朝着好的方向行进,然而就在这时,我却听到了两个十分不好?#21335;?#24687;。

     第一件,那就是搜索和清理现场的搜救人?#20445;?#24182;没有发现胖妞的身影,也没有瞧见那件差一点将我困死的封神榜。他华肝血。

     第二件,之前纵身逃离的静念斋主,也就是入魔之后的冥河鬼母,她的尸首,被人在不远处的海域发现。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