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恐怖悬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三十七章 誓言,血月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、所属:恐怖悬疑书名:苗疆道事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饮血寒光剑上有三处力量,经过总局王红旗点化的龙血之威与五彩斑斓的剑下亡魂,已然凝练成了一股太极阴阳鱼的模样,随时听候差遣。而刺破那古怪眼球之后,凭空又生出的黑?#23383;?#27668;,并不受控。

     不过凡事都是相对的,黑?#23383;?#27668;并不受我控制,但是却因为寄身于饮血寒光剑之中的原因,却不得不受其驱使。

     就比如房客,无论如何,你总得交些房租,不然就将你给赶出去。

     黑?#23383;?#21147;若是被赶出去,就可能化作虚空。

     不想死,就干活。

     我此刻已经确定了,那黑?#23383;?#27668;是来自于巫神巴干达的力量,而且与花舞娘、卜桑这些人相比,这个更加接近本源,因为那眼球,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巴干达留在人世间的遗物。

     力量和力量。它是有层次和对比的。

     谁更接近本源,便能获得更多?#30446;?#21046;权和统治力,故而先前与我拼斗的一众巴干达巫师个个都被这力量给点燃,化作了人形火炬。

     而面对着花舞娘这种恐怖的万魂珠。我也不得不使出这般的力量来。

     事实上,一开始我的心中是忐忑的。

     万魂珠的力量并不仅仅作用于人体,它的意义在于攻击人的灵魂,这种层面的攻击,跟道心的稳固是有着巨大关系的。寻常人哪里能够受得住这般宛如地狱的炁场,别说被击中,就算是身处其中,也止不住直打哆嗦,自个儿都给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 这玩意并非是花舞娘的手段,而是来自于那个能够让总局王红旗都为之忌惮的血手狂魔康克由。

     我能够战胜她么?

     这疑问在黑?#23383;?#27668;蔓延出去的几秒钟之后,终于消除了。

     奇怪的事情出现了,在我们惊诧的注?#21448;小?#37027;九颗朦胧溢彩的万魂珠在感受到这气息的时候,变幻万千的轨道居然出现了凝滞,渐渐地。渐渐地,竟然停在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 紧接着,它们竟然破空而来,与这黑?#23383;?#27668;接触,继而水乳交融,仿佛牛郎见到了织女。

     那如胶?#30772;?#30340;?#21050;?#35753;人诧异非常。

     在经过一息之间的交融之后,那九颗万魂珠居然在饮血寒光剑的剑尖两寸处,虚空凝结,呈扇形地摆开,仿佛剑尖的前端,孔雀开屏了一般。

     剑尖与万魂珠之间,并无任何实物连接,然而?#21050;?#21364;稳定得仿佛它本应该就在那儿一般。

     我震惊,而花舞娘完全就快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 什么情况?

     这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自己珍而重之的秘宝居然投敌叛变,成了别人法剑的配件去?为什么那万魂珠居然在此刻与自己切断了一切的联系?

     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 无数的疑问?#26377;?#22836;冒起,以至于她并没有能够第一时间逃脱,而经历过无数事情的我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一次机会,当下?#24425;?#31661;步而走,携着恐怖威势,朝着对方冲去。

     这时的花舞娘失去了所有筹码,大惊失色,一边后退,一边按着胸口的古怪项链,大声喊道:“师兄,你再不来救我,就等着给我收尸?#26705; ?

     挥剑向前的我,在这个时候并不想要花舞娘的性命。

     因为此刻的我,却?#20004;?#22312;巨大的?#26029;?#20043;中,长剑向前,庞大的龙血之势正在掌控住饮血寒光剑的主动权,不?#31995;叵此?#30528;离剑尖两寸处的万魂珠。

     每?#27492;?#19968;遍,那珠子就黯淡几分,宛如火药桶一般暴躁的力量,?#24425;?#25947;了许多。

     不过收敛,并非无效,只不过是给利刃的锋芒,套上一层剑鞘而已。

     等我堵住了向后?#32487;?#30340;花舞娘之时,长剑控场,在万魂珠收敛之后凝聚出来的炁场之中,那女子就仿佛是离开水的鱼,一切都仿佛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 而当我剑上的黑?#23383;?#27668;与她相互辉映的时候,?#30097;?#33267;感觉对方都快成了我手中操控的?#20061;肌?

     当然,这只是一种感觉,花舞娘的反抗依旧很激烈。

     不过对于此刻的情形而言,她再激烈,因为不过是增加一些乐趣而已,几秒钟之后,我通过黑?#23383;?#27668;,将花舞娘身上的劲力牵动殆尽,而那娘?#19988;?#32456;于?#27604;?#22312;地,宛如毫无反抗能力的羔羊。

     最毒不过妇人?#27169;?#36825;娘们的恶名在外,即便如此,我也没有半点松懈,长剑点在了她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 万魂珠围绕着花舞娘不停旋转,将她身体里来源于巴干达的?#21467;?#20043;力吸出。

     几秒钟之后,一个娇俏得宛如十?#26494;?#22899;的花舞娘迅速地衰老,化作了一个五六十岁,?#25104;?#34593;黄、身?#30446;?#30246;的大娘,一双眼睛之中,顿时就流露出来了灰败的绝望。

     而一直到此刻,我依旧不放?#27169;?#21073;脊在她的手腕处轻轻碰触一下,让她无法施展任何手段。

     直至如此,这个凶名赫赫的东南亚铁娘子,终于没有了任何反击能力。

     我这一?#30528;?#23436;,小白狐儿也终于恢复了战力,冲上前来,准备给这娇媚的花舞娘一点儿教训,结果走到跟前来,瞧见地上这个憔悴无比的老婆?#29275;?#25163;中的剑举起来,却又放下去了。

     别看小妮子打架的时候泼辣无比,但是却从来不?#20122;?#20940;弱。

     这时依韵公子?#37096;?#30528;一具尸体走了过来,那人身上的衣服十?#21046;?#24618;,画满了符文,不过被细碎的剑气划得无比凌乱,早已不成模样。

     花舞娘瞧见这具没了气息的尸体,不由得一阵惊骇,喃喃说道:“扎克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 她有着恐怖的万魂珠,和诡异莫测的易容变形术,而那扎克师弟则穿着一件能够隐去身形的符衣,正是这些给了她满满的自?#29275;?#35273;得能够将我们给玩弄于鼓掌之下,先前行刺失败之后的谈判,不过是在掩人耳目,让我们没有防范,实际上,还是想将我们给暴力击杀。

     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打猎的变成了猎物,临到头来,竟然是自己成了井?#23383;?#34521;,这样的变故,怎么叫她不难过、不悲伤?

     老天爷,咱关系一向都很好,为什么现在就不能按照我的剧本来演呢?

     我将花舞娘制服,却并没有再进一?#21073;?#32780;是将心思放在了悬浮在饮血寒光剑前的万魂珠之上,不过依韵公子却没有我这般淡定,将肩头的尸体给丢了下来,一把揪住了那娘们的领口,恶狠狠地说道:“快跟我说,秦伯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 花舞娘习惯性地伸出舌头来,在唇边诱惑性地一舔,冲着依韵公子抛了一个妩媚的媚眼,吃吃笑道:“小帅哥,别这么急啊,奴家……”

     话还没有说完,她却骤然而停。

     因为她发现了一件事情,自己原本娇媚的声音,此刻却变得无比沙哑,苍老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 小白狐儿火上添?#20572;?#25487;出一面?#24213;櫻?#30452;接丢在了她的手上,花舞娘下意识地拿起来,朝着脸上一照,?#35835;?#25968;秒钟之后,猛然丢开去,双手捂着?#24120;?#23574;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 这叫声宛如夜?#26705;?#24656;怖而?#30452;?#20937;。

     站在旁边的我们没有一?#23458;?#24773;,知道了她的背景和“辉煌”的过往,没有人会对一个?#27604;?#29378;魔生出半点儿怜悯,能够对自己几百万无辜同胞举起屠刀的女人,就算是下到十八层地狱,都不足以?#27492;?#22905;身上的冤孽,何况她此时只不过是变得略微苍老。

     不过即便是再厌恶,该做的事情,?#19968;?#26159;得要完成的。

     在宗教局干过这么多年,如何对阵下药,?#19968;?#26159;有些心得的,当下?#24425;?#22312;脸上堆出笑?#24120;?#28201;和地笑道:“花舞娘,你若是想要恢复青春红颜,就得配合我们。”

     然而花舞娘并非刚出道的小姑娘,?#19968;?#22312;茅山学艺的时候,她的手上就已经沾上了几十万人?#21335;?#34880;,哪里能有那般好哄骗。

     大喜大悲之后的她终于收敛了情绪,冷冷地说道:“落在你们的手里,我就没想活过,别试?#24049;?#39575;我。”

     我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,极为真?#31995;?#35828;道:“不,我们之前谈的条件不变,你帮我们找到秦鲁海,然后给我们一艘船离开,我可以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 花舞娘灰败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,认真地说道:“你敢发誓?”

     我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 花舞娘立刻说道:“那你对着巴干达巫神发誓,若是你违背诺言,让我不得活命,你就会毕生受到巴干达巫神的死亡阴影之下,痛苦而死!”

     我将前提说出之后,对她的话语复述一番。

     听完之后,花舞娘的眼神里面终于出现了活力,抓着依韵公子的胳膊站了起来,对着我说道:“秦鲁海在我师兄的海边别院里面关着,而我师兄听到我?#21335;?#24687;,很快就要赶过来了,现在走,也许还能够赶得?#21834;!?

     对于花舞娘的配合,我十分满意,人在有了生?#21335;?#26395;之后,很难会放弃这最后一根稻草,特别是自私自利的?#19968;鎩?

     我们赶紧收?#24052;?#24403;,然后离开这片树林,紧接着在路边找到一辆车,那是花舞娘开来的,上车之后,在她的指点下朝着卜桑的海边别院飞速赶去,而就在路上,我却听到小白狐儿朝我一声惊呼:“哥哥,你看上面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 我抬头一看,透过车窗,瞧见天边竟然挂着一轮血月。

     月儿弯弯,残月如血。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