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機書屋 > 恐怖懸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五十九章 男兒輕離別

作者:南無袈裟理科佛、所屬:恐怖懸疑書名:苗疆道事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努爾的話語說得我一陣苦惱,事實上,除了諸般牽掛,這個地方對于我來說。其實是最適合不過--在此地,我的魔功能夠得到大幅度的提升,而這般兇險混亂的地方,對于別人來說自然是最痛苦的事情,但是我卻是甘之如飴。

     我深深地明白一點,那就是若是想要修行精進,最大的捷徑并非別的,而是不斷地搏殺。

     現實世界,諸多束縛,而這兒方才是修行圣地,我師父陶晉鴻、太行武穆王等人,常年閉關,對外說是面壁苦修,但其實熟知內情的人都曉得,大多都是到了這般的地方。生死拼殺,方才能夠成就一番修為,要不然,每日安穩打坐。除了坐多了容易犯痔瘡之外,又有什么讓人驚悸的成果呢?

     亂世出英雄,這就是為什么民國和軍閥混戰時期,無數大豪杰、大梟雄層出不窮,而到了和平年代。便全部都銷聲匿跡的緣故。

     只可惜。努爾能,張大明白能,出身與我們不同的小觀音能,那來歷神秘的林楚楚能,但是我卻不能。

     此刻的我,是黑省宗教局的副局長,肩上不但負擔著國家的重任。而且還有著為茅山宗在朝堂上發聲的職責,而除了這些假大空的東西,我還對這些戰士們承諾過,我要帶著他們回家。

     君子一言,快馬一鞭,人以性命付托于我,我如何能夠負他們?

     我一口氣嘆了下來,努爾瞧將我的情緒如此低落,也有些過意不去,拍著我的肩膀,好聲安慰道:“志程,相別多年,今日又能重逢,并肩而戰,這便是緣分;既然見面了,又何懼離別呢?你千萬不要作小兒女情態,我在此有責任,不過卻也不是需要長居于此,一旦時機到達,我一定會重返塵世的,到了那個時候,你我兄弟把酒言歡,豈不快哉?”

     努爾的安慰讓我的心緒好受許多,其實他說得也對,他未死,我活著,大家又是重新獲得了聯系,便有再次見面的機會,如此扭扭捏捏,倒是顯得有些娘們兒了。

     想到這里,我笑了起來,點頭說道:“說得也是,這天龍真火珠在手,我竄門倒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 張大明白嘿然笑著說是,講了兩句,我對他說道:“你師父茅同真對于你戰死黃河口一役之事,心中一直有所介懷,弄得我左右不是人,幾次回山,都遭了他老人家白眼,回頭你給我寫封家書,我帶給他,也好讓他曉得自家的寶貝徒弟活得好好的,過得也不錯,就是不肯回來,這事兒也賴不得我,從此以后,我也不用在他老人家面前,抬不起頭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 我這是在開玩笑,化解尷尬氣氛,而張大明白卻聽到了心里去,眼眶濕潤地說道:“要寫的,要寫的。我師父那人就是個一根筋的直性子,大師兄,這些日子,委屈你了!”

     他張羅著些封手書,只是他在此間生活多年,光著一身膀子的他別說紙筆了,估計內褲都不是棉布的,左右一折騰,又屁顛屁顛兒地跑出去,找外面的戰士借。

     張大明白離開之后,小觀音瞧著我,欲言又止,我笑著問道:“你可是想問你師兄彌勒如何?”

     她點頭,不過又搖頭,我嘆了一口氣,然后說道:“當日一戰,你們離開之后,你師兄就發了狂,不過后來我方總局大佬許映愚趕到,與我合力將其趕走,后來我力戰而竭,昏死過去,后來得知許老追你師兄一路,卻被邪靈左使王新鑒救走了;那是我最后一次見到你師兄,后來雖然有過幾次交鋒,但是卻并未謀面,至于他過得如何,我倒也不知曉……”

     小觀音臉色黯然地說道:“我自小便被師父收養,師父嚴厲,唯有師哥最是疼我,只可惜他從小便覺得自己肩上有著使命,至于是什么,他也不知曉;后來北上中國,我再次見他,便感覺他跟以前已然有著很大的不同了,心中難受,便常年待在這陰靈之地,不曾想他為達目的,竟然罔顧無數無辜者性命,便也心灰意冷,不想回去--陳二哥,他是他,我是我,以后不用再在我面前,提起他了!”

     她這般說著,旁邊的林楚楚目光閃爍,不知道在想什么,而這時安少校跑了過來,朝著我喊道:“陳局長,有情況,吳副局長過來了!”

     我眉頭一揚,跟著他繞過石塊,瞧見吳琊果然來了。

     不過除了他一人之外,還有四十多個面色疲憊的男子,有的穿著軍裝,有的則是常服,卻正是與他一同失蹤的那些部屬。

     吳琊先前曾經在我們與那三頭魔物激斗的時候露過面,不過這家伙太過于膽小,遠遠地瞧一眼之后就跑開了,沒想到他這會兒居然帶著這么多人返回來。

     當著那么多人的面,我自然不想與吳琊爭吵,更不想在這個地方跟他鬧矛盾。

     有什么事情,回去之后,自有上面決斷,我已經不是小年輕了,自然不可能當著這么多部隊上的人和下屬,與吳琊撕破臉皮的扯皮,因為那樣子最終損害的,還是我們這些宗教局高級干部的臉面。不過我當然也不可能給這家伙好臉色,瞧著他帶著隊伍,一路蜿蜒而來,接著他留下余者,走過來與我打招呼:“陳副局長,沒想到局里面居然把你派過來了,如此便好,以陳副局長的手段,必能將大家伙兒,都給帶出去!”

     平日里素來冷臉的吳琊,一開口就對我恭維,顯然也是心虛,我并沒有說話,旁邊的何武卻是看不下去了,他盡管職位比我們都低,但老爹是省局的老大,自然不會給這位臨陣逃脫的軟蛋面子,冷聲說道:“剛才我們在上面,不是見過面么,吳副局長何必裝成這般初識得的模樣?”

     這句話將吳琊噎得半死,不由得漲紅了臉,支支吾吾地說道:“是么,原來上面拼斗的人是你們?我近視,瞧得不是很仔細,想著外面還有好多兄弟沒有照應,就匆匆而回了……”

     這話兒實在是可笑,何武哼聲一笑,正待辯駁,我揮了一揮手,平靜地說道:“吳副局長,請問你帶了多少人回來?”

     吳琊回身一指,不知道是真難過,還是假模樣,聲音低沉地說道:“這地界兒兇獸異常多,我沒本事,總共一百多號兄弟,就帶了四十三個回來!”

     我不與他多做爭辯,直接說道:“吳副局長,我奉省局黨委的命令,前來救援三次失蹤人員,現在將你的屬下,交由我指揮,可否?”

     吳琊損兵折將,又理虧在先,哪里敢跟我爭這個,而且在他看來,現在不過是一堆爛攤子,我接過去,他倒是可以松一口氣,忙不迭地答應,我也不再管他,而是叫手下幾位負責的人,將眾人召集到了一起來,跳上石頭,環視左右,總共有兩百來號,深吸了一口氣,然后對大家伙兒說道:“同志們,大家這幾日,辛苦了,我一會兒就帶著大家伙兒回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 “好!”

     聽到我這般肯定的答復,心中驚惶不安的眾人紛紛出言吼了起來,將這幾日心中的郁積,給一下子都喊散了去。

     我又說了幾句振奮軍心的話語,然后吩咐何武、安少校等人將隊伍召齊,這才回到了努爾等人面前,將囊中的那天龍真火珠拿出來,然后發愁地說道:“你們哪位,能夠使得這東西,我先將這些屬下都送回去再說!”

     瞧見這氤氳變幻的大珠子,小觀音伸手過來,拿住之后,倒吸了一口氣,驚訝地說道:“這珠子,可是那真龍身上最寶貴的東西,就是憑著這玩意,它方才可以肉身橫渡虛空,穿梭各界,沒想到居然落在了你的手上--陳二哥,來往陰陽,我倒也不算陌生,你若信得過我,我幫你主持一次陰兵過界,而后就靠你自己琢磨了。”

     我點頭,笑著說道:“自然,我得好好研究一下這個玩意,以后若是熟了,還得回來看你們呢!”巨吉呆亡。

     小觀音琢磨了一會兒這珠子,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把握,而就在這時,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狼嚎。

     我扭頭過去,瞧見先前曾經出現在祭壇之下的安德烈等人,居然還活著,并且出現在很遠處,遙遙地望來,我眉頭一皺,努爾瞧見,問我怎么回事,我告訴他這些人的來歷,他笑了,對我說道:“你們且走,這些人留給我們來對付吧,保管他們會很開心的。”

     這時眾人都已經列隊整齊,等著離開了,張大明白也將手信交給了我,我瞧了努爾一眼,頗為不舍,而他則伸手過來,與我緊緊相握,沉聲說道:“好兄弟,不在一時一日,友誼地久天長,咱們回頭再見!”

     我點頭,認真地搖了一搖,努爾放下手,對我說道:“那些個家伙,看著討嫌,恐怕一會兒小觀音施展龍珠,他們會來破壞,我帶人去押陣,送你離開。”

     說罷,他點了張大明白和林楚楚,朝著那邊離去。

     我望著他的背影遁入黑暗,滿心想著能夠再會,卻不知道這一回之后,我們又是陰陽相隔無數。

     造化弄人!♂手^機^用戶登陸 m.zhuaji.org 更好的閱讀模式。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