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恐怖悬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二十四章 林豪父亲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、所属:恐怖悬疑书名:苗疆道事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林豪是天津人,他爹是退休的老师,早年间他上大学的时候,参加过一些事情,给开除了,档案上还留有污点,最后不得不流落到京都一带,帮着老鼠会头目苍天鼠做些事情,助纣为虐,这使得老先生根本就不理他,两人虽?#24471;?#26377;断绝父子关系,但是每次回家,都给用扫帚轰出家门,这情况一直到后来他改名换姓,从陈子豪变成了林豪,加入宗教局特勤组,方才得以改善。本书醉快更新百?#20154;?#32034;抓几书屋。

    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是无法了解公职人员铁饭碗的魅力,拿着我们特意给林豪定制的证件,陈老先生对邻居朋友说起自己儿子的时候,可以正大光明地说他没有犯过错误了,你看看,现在国家开?#21152;?#20182;了,还是?#26412;?#23519;。

     林豪在江湖上混过一段时间,别看这人特别油滑,但有一点,那就是孝顺,对家庭和父母?#21335;?#27861;十分看重,有了这一点,方才使得他?#27597;是?#24895;地在特勤组出生入死,即便是在金陵跟我出任务的时候,差一点被黑寡妇弄死,他当初的?#20174;Γ?#20063;显得颇为豁达,那就是此生足矣,不过一死而已。

     这就是怕痛的林豪说出来的话,?#36824;?#24590;么样,都让人觉得特别信任。

     林豪受伤以来,一直不敢跟家人打电话,也不敢将自己的情况跟家里人说,不过后来为了治疗的效果,医生通过宗教局的其他同事跟林豪父母取得了联系,这才有了林豪父亲陈老先生从天津匆匆赶来的事情,林豪这也是知道的,不过却没想到一个电话过来,才知道自?#35946;?#29241;出事了。

     我站在?#21592;擼?#21548;得不真切,问林豪怎么回事,林豪摇头苦笑,说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他的表妹,小姑娘有点焦急,?#24213;?#24049;和他爹被人扣在火车站派出所里了,不知道怎?#31383;臁?

     林豪的表?#27809;?#27809;说几句,电话便给一个彪悍的女人给夺过去了,好像还呵斥了她一声,方才砰地一声给挂掉。

     听到林豪的转述,我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,瞧见病床上这小子一脸焦急,恨不得立即下场?#24613;?#21069;往火车站的模样,先是?#21442;?#20102;他几句,然后?#20449;?#20182;道:“你这病不易下床,好好休息吧,这事情我来处理,一定把你爹和表妹给安全送过来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闹到派出所,这事儿估计有些麻烦,有我出面,林豪自然没有什么不放心的,只是担心我也是病人,身体不便。我笑着摆了摆手,我其实并无大碍,要不是身上的好多伤口,都已经能和正常人一般了,有小白狐儿推着轮椅,我倒也是哪儿都去得。说完话,我?#26159;?#26970;了一些情况,然后拿着林豪的手机,跟着小白狐儿离开。

     出了病房,我让小白狐儿拨通?#22235;?#25163;机回拨,嘟嘟半天之后,一个懒散的女声出现,问怎么回事,我问起刚才的事情,那女人顿时就不乐意了,大声骂道:“打架?#25918;梗?#27491;拘着呢,老?#19968;?#20160;么都不肯说,正?#24613;?#24403;盲流处理呢,你们要认识他,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 林豪老爹当了一辈子的老师,是个方方正正的老实人,怎么可能打架?#25918;梗?#25105;听到,心中顿时感觉不妙,立刻说不可能,陈老先生不可能干这事儿,那女人顿时就像大姨妈不调一般,怒吼吼地回道:“什么老实人,你觉得我们会冤枉好人不成?”

     我听这架势,知道事情不能善了,尽管不愿意,还是搬出了自己的身份,严肃地说道:“我是国家宗教总局的陈志程,现在立刻赶过去,在此期间,你?#20146;?#22909;照顾好陈老先生,要是出了任何事情,我唯你是问!”

     那女人一听,勃然大怒道:“嘿哟,你还国家宗教总局,?#19968;?#26159;国务院总理呢,跟老娘在这里装什么瘪犊子……”

     我挂了电话,不再跟这种小人物吵架,闭上眼睛想了一下,然后对小白狐儿说道:?#30333;擼?#21435;火车站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 小白狐儿瞧着一脸苍白的我,不情愿地说道:?#26696;?#21733;,你看看你自己,连路都走不了,身体这么差,还是在医院修养吧。这事儿我去办,保证让人没有任何问题,你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 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事情有点复杂,你一个人去,估计应付不了。火车站那个地方,鱼龙混杂,而且你听刚才电话那头的语气,一看就知道不对劲,林豪为了我弄成这个样子,而倘若他的家人在来看他的路上再出了事,我这老大就不用当了,直接跳楼得了。”

     我说的话不容置疑,小白狐儿也没有办法劝我,只得跟住院医生沟通了一下,这军医院?#20146;?#25945;总局的对口医院,自然也晓得我们工作的性质,也不敢阻拦,只是让我将事情处理好之后就立刻赶回来,不要将伤情给扩散了。

     特勤一组有三台配车,当下小白狐儿推着?#30097;?#20102;车,然后一?#28902;?#30528;火车站那儿?#20808;ァ?

     两地相隔颇远,而且路上居然还修路堵车,一路走走停停,等我们赶到了位于胡同之中的派出所时,两个小时都已经过去了,这时天色已黑,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,小白狐儿将车听好,然后把轮椅弄好,将我给推进了所里面,左右一看,过去找人询问,结果问了两个人都不知道,问第三个的时候,那老警察记起来了,说哦,是胡副所长办的案子吧,人关后面呢,你们是家属吧,过来填个申请。

     我皱着眉头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就将人给抓起来?#22235;兀俊?

     那老警察看了我一眼,低声说道:“年轻人,有的事情也说不明白,说是打架?#25918;梗?#38472;治民又死犟不认,说是被人偷了钱包,当时的场面有点混乱,又没有人出?#31383;?#30528;作证,所以也没办法了解情况。你回头见了他,帮着劝一劝,赶紧将这事儿了结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 这老警察能说出这番话来,看着倒是个好人,我从他的这话里行间?#24515;?#22815;听出许多猫腻来,于是?#27835;?#36947;:“都说打架?#25918;梗?#37027;另外一方的?#22235;兀俊?

     这时从走廊那儿走出三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来,朝着这老警察招呼道:“?#19979;?#28779;车站的苟二请吃刷羊肉,前门东北饭店,你走不走?”

     我认识制服,晓得他们三个是协警身份,没有正式编制,面前这个老警察才是正式的,不过三人说话轻浮得很,流里流气的,对这老警察也是一点尊重都没有,有些奇怪,然而那老警察却熟视无睹,而是跟领头的那人说道:“费阳,这个是下午带来的那个陈志民的家属,过来领人的,你通知一下胡副所长,看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 那个叫做费阳的年轻人横着看了我一眼,撮着牙花子说道:“胡所长都已经下班了,还能怎么处理,明天咯?”

     说完话,他看都不?#27425;遙?#20415;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 我皱着眉头,我面前的这个?#19979;?#23621;然连这点事情都决断不了,反而还要问一个协警,而对方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,当真是?#27572;鄭?#19981;过看着这三人离开,?#19979;?#21482;是笑了笑,没多说,而是将我们带到了办公室来,然后提着钥匙出去,没一会儿,领了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儿来。

     这老头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?#30097;?#20013;山装,?#21152;?#20043;间颇有些书生气,跟林豪也有着几分相似,我看到他,便伸出手来说道:“您是陈治民老师吧?我叫陈志程,是林豪的领导,他在医?#35946;?#19981;了,我接到消息之后就匆匆赶过来了,具体什么情况,你能跟我讲一下么?”

     老头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委屈,两只手跟我紧紧一握,眼泪就倏然流了下来,挺大的一个人,说哭就哭了:“他们说我打架?#25918;梗?#35828;要拘留我十五天,还逼着我签字画押--我陈治民为人师表三十多年了,哪里干过这种事情?陈领导,你可一定要帮我啊,要不然我这大半辈子的清白,可就全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 他?#26723;?#22996;屈,不过却没有将事情给我解释清楚,我皱着眉头,看了?#21592;?#30340;?#19979;?#19968;眼,我晓得他跟抓林豪父亲的胡副所长不是一伙的,要不然也不会如此这般,不过?#19979;?#21364;咳了咳,轻声说道:“陈老师,其实对方也没有追究的意思,我看你要不然就认了,签了字,回头等胡副所长上班,我就给你办手续,让这位同志把你领回去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 他这般劝着,我听到心中一顿堵,就好像塞了乱麻一般,再看着老泪纵横的林豪父亲,顿时一股无名怒火生出来,猛地一挥手,一巴掌拍在了?#21592;?#30340;办公桌上,怒声骂道:“认什么认,叫那个狗屁胡副所长给我滚过来!”

     我虽然修为没有恢复,不过这含怒一出手,那办公桌却也给我?#30446;?#20102;半边,?#19979;?#24778;呆了,指着我,半天说不出话来,我?#21254;?#30528;脸说道:?#26696;?#38472;老师一起的还有一个小姑娘,应该还在所里,你帮我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 ?#19979;?#24867;住了,疑惑道:“什么小姑娘,我没有看到什么小姑娘啊?”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