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恐怖悬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黄金时代 第三十一章 水底客,是敌是友分不清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、所属:恐怖悬疑书名:苗疆道事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我虽然没有跟闵教三雄有过照面,但是先前王世军、曹聪明等人曾经描述过他们几人的模样,而张伯这些老一代的同志几十年前也曾经见过几人,案宗里面有过大概的画像,虽说与真实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差距,但是我这么一猜,那女人皱了一下眉头,却并没有跑开,而是停住了身子,凝神朝着我望来,然后用一种极不标准的普通话朝我问道:"你是,陈志程?"



     她这么说,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的来历,我瞧见她真的是码头凶杀案的三大元?#23383;?#19968;蓝蛇,心中一阵狂跳,也顾不得身后枪声大作。强行让自己不去回头,而是一步一步地走上前,终于在蓝蛇身前十米处停下,然后喊道:"对,是我。蓝蛇,你出现在这里,到底有什么预谋?"



     那女人脸上流过一丝悲伤,眼神陡然变得凶恶数分,仍然操着一口极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:"我听说,黑蚁是在你的手上了?"



     那片尸虱的意识是她在暗中操纵,那么王世军肯定是跟这女人有过照面了,我也不隐瞒,如实说道:"黑蚁没有死在任何人的手上,他是为了掩护闵鹄逃脱,自爆身亡的。"



     听到我讲?#27809;?#20799;,她居然很认同地点?#35828;?#22836;,说道:"嗯,这就是他的风格,刚烈而果断,毫无眷恋,"说完这话之后,她终于流露出了几许哀伤来,沙哑着嗓子说道:"陈志程,你知道黑蚁是我什么人么?"



     我眉头一扬,一边试图继续接近于她,一边敷衍问道:"你们什么关系?"



     蓝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我,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:"黑蚁是我相伴四十年的师弟,也是我唯一的爱人,你夺走了他的性命,而我,也终有一日,将你的性命,从你爱人的手上夺走--一想想这仇恨在心中酝酿许久,我就是那么的烦躁,不过幸好,我并不用等多久,便能够摘下你的头颅,如此想想,真好……"



     说完这莫名其妙的话,蓝蛇猛然一跃,身子在半空中一阵扭曲,人便栽落到了黑乎乎的海中去,而我蓄势已久的一?#20982;?#24378;技,清池宫十三剑招之中的"依然秋水长天",秋水永恒,连天而起,那剑锋却终?#23458;?#20102;一线,擦着蓝蛇的衣角而起,那劲风将拍岸惊涛给斩?#20260;?#26411;,而蓝蛇却在这一瞬间消失在了黑黝黝的怒海中。



     我站在礁石之前,瞧见这眼前那汹涌不定的海水,这儿好似隐藏着一头沧澜巨兽一般,水浪翻飞,无数的浊沫在此翻涌横流,展现出了大自然的力量来。



     我眼睁睁地看着蓝蛇在我的面前逃走而没有办法阻拦,我虽?#24213;?#23567;便有麻栗山龙家岭第一密子王的称号,修行之后水性更是精益求精,但是这些拿在宽广无垠又藏着巨大凶险的大海之中,?#32874;?#24471;是那么的脆弱,我估计蓝蛇或许正在水下期待着我的?#20998;穡?#22905;?#20204;?#32780;易举地将我给擒杀了,不费吹灰之力。



     就在我咬着牙,心中愤然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张大明白的大声呼叫:"大师兄,大师兄你没事吧?"



     ?#19968;?#36807;头去,却见刚才还在古榕树下奋力拼斗的张大明白和张励耘赶了过来,忙问那边的情形怎么样,张大明白瓮声瓮气地告诉我,说我追着那个黑影子跑到海边这儿来的时候,那些海猴子就像没了主心骨,潮水一般地退了许多,而那一堆尸虱因为没有了主导,结果?#20960;?#21162;尔制服了,他们担忧我这边吃亏,便匆忙赶过来了。



     ?#24213;?#35805;,我瞧见努尔带着大部队也赶了过来,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众人听,当得知蓝蛇也在此处,以及她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之后,努尔没有片刻停留,直接对我说道:"志程,事情有点不妙,蓝蛇一人,拖住了我们这边的大部队,而李副局长和张伯他们那儿,恐怕遭到了埋伏,凶多吉少啊,我们得赶紧过去会合才是!"



     努尔说到了我最担心的地?#21073;?#24403;下也是赶忙清点人数,发现在刚才的遭遇战中,除了曹聪明、王世军和那个慌不择路的战士死亡之外,还有?#30977;?#25112;士在与海猴子的战?#20998;?#21463;?#35828;?#36731;伤,另外前专案组唯独留下的一人陈亮也有点精神失常,行尸走肉一般地跟在队伍里,发挥不得其他作用。



     就在我们盘点队伍的时候,突然有人喊道:"领导,你们看,前面那儿是什么?"



     出声的是牛排长手下的一个战士,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瞧去,但见在礁石滩的边际处,有?#30977;?#36523;影朝着北边这儿费力奔跑,而在他们的身后,则追着二十多个身穿黑色短水靠、手持分水刺的?#19968;錚?#37027;些?#19968;?#30340;身手异常敏捷,有的一跃竟然能够有四五米的距离,而前面两人虽然实力非凡,有的?#19968;?#19968;旦靠近,一掌便能拍飞,但是似乎受了伤,行动十分不便,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。



     ?#26538;?#20043;下,目能夜视的我最先瞧清楚了前面?#30977;?#40657;影的面目,却见其中一个是李浩然李副局长,另外一个,则是张伯。



     他们带了差不多三十多人的大部队,?#19997;?#31455;然只剩下?#30977;?#20154;?



     而且他们的脸上,怎么尽是鲜血?



     我没有想明白这里面的关键,但并不妨碍我做出决定,当下也是回头对紧紧跟在?#30097;?#36793;的牛排长高声喊道:"牛排长,接应前面两人,让战士们朝着后面那些人射击!"



     牛排长这一晚上,瞧见了这么多诡异神秘的事情,手上又有兄弟死于非命,自己却无能为力,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,一旦得了我的命令,顿时就爆发起来,朝着手下战士大声喊道:"听到了没有,让后面的那些王八羔子们瞧一瞧,你们手上的枪,可不是烧火杆子,射击!"



     牛排长一声令下,顿时就枪声大作起来,这些战士来?#38405;?#26041;军区的守备部队,能够在这个部队的战士,都是百里挑一的尖兵,他们虽然并不如修行者?#21069;?#24378;大,但是平日里也是训练有素,无论是射击还是搏击,又或者体能训练,在全军的个个部队之中,都是能够数得上来的,当下一阵火力倾?#28023;?#39039;时将那二十多人给打?#20040;?#25163;不及,全部都将身子伏在了海岸边的岩石上去,唯独剩下李副局长和张伯朝着这边赶来。



     不用我吩咐,张大明白和张励耘上前过去接应,口中喊道:"李局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会这样?"



     随着两人渐渐接近,仿佛受到受了很?#29616;?#30340;伤,一声不吭,我心中的怀疑更重,事情实在是有些太反常了,要晓得,无论是李副局长,还是张伯,都并不比我和努尔弱,甚至还强上许多,这样的高手即便是受了伤,也不会如此诡异的。想到这里,我朝着上前接应的两人高声喊道:"小?#27169;?#36825;里有诈!"



     经过我一提醒,最先?#20174;?#36807;来的是张大明白,他陡然朝着前方猛拍了一掌,厉声喊道:"难?#24535;?#24471;鬼气森森的,当老子是二百五么?"



     张大明白猛然一?#27169;?#38451;火斐然,前面?#30977;?#40657;?#23736;?#26102;就变淡了许多,而这时似乎也想最后挣扎一下,猛然暴起,朝着前方扑来。然而所谓偷袭,一旦被拆穿了,就根本没有什么威胁了,我出声警示之后,立刻一马当先,一剑刺在了其中一个黑影上面,结果一声惨叫,那人便消失无踪了,剩下了一截枯树干,留在了我的剑尖之上。



     另外一个黑影,也被张励耘的软剑切成了数节,我低头一看,依旧是几节树干,而且好像是那古榕树。



     又是这等骗人眼睛的伎俩,我心中暗恨,当下也是脚尖一点,落在了刚才被枪火压制的人群之中,发现这岩石后面哪里藏得有人,根本就是?#40644;?#31354;气,而这些?#19968;?#30340;所有目的,则都是为了掩护那两节"榕树枝",好有偷袭的机会。一定有人在操控,我有一?#30452;黄?#39575;的怒气,眯着眼睛,环视一圈,终于瞧见在不远处的海上,有一个小艇,那上面有五六个人,正朝着这边望来。



     定是闵教的?#19968;錚?#25105;恨得发了狂,老虎不发威,真当老子是病猫啊,你们他妈的真的以为我不会水么?



     瞧见那小艇离岸边并不算远,几个密子就能够到达跟前,我便也顾不得许多,一个快步?#27801;澹?#30636;间就越过那这?#40644;?#20081;石滩,将脚下的鞋子甩开,一下扎进了前面的海水地,算准方向,长长的一个潜泳,当我浮上水面的时候,那小艇已然近在眼前,?#30097;?#23376;能够瞧清楚上面几个?#19968;?#30340;面容来。



     蓝蛇,似乎不在!



     还没有等我瞧得仔细,小艇上面的人似乎发现了我,抬手便朝着我这儿甩了鱼叉下来,我再次?#27604;?#27700;中,没有睁开眼,而是用炁场感应着,准备摸到小艇底部去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感觉到另外一股气息朝着小艇进发而来。



     那是外海的方向,来人是谁?



     蓝蛇么?



     不对,那气息似乎对小艇充满敌意--难道是徐淡定?



     不对,不对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 手机移动?#34429;?#35272; m.ZhuaJi.org 阅读更方便!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