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恐怖悬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十九章 黄雀在后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、所属:恐怖悬疑书名:苗疆道事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一剑划过,美人儿头颅落下,血光遮天,将整个场面渲染得无比血腥,那秀美而妩媚的脸庞砸落在地上,污泥、鲜血和尘埃将其沾染得格外丑恶,一如她的心灵。

     看着这么一副场面,我心中没有激动,也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,而是在想着那些死于这个女人手下的亡魂,今时今日,是否能够从中得到慰藉,得到解脱呢?

     对我来说,最可恨的?#27604;?#26159;老孙和程杨这两个老?#19968;錚?#22240;为倘若不是他们的筹谋,于大师就不会死,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里来,然而若是论恶,没?#24515;?#22815;恶得过黑寡妇这女人,这个女人?#26377;?#30340;心理就变态了,无论是刑术、动机还是目的,都与别人不一样,她需要从虐杀和死亡中获得病态的快感,而我今天的这场审判,从另外的一个意义上来说,其实也是将她从罪恶迷途中解救出来,获得救赎。

     除恶也是为了扬善,而倘若她早一?#31456;?#22312;我的手上,其实反而是使得更多的生命获得了解脱。

     一剑完毕,我感觉浑身仿佛吃了人参果一般,暖洋洋的,然而失去了黑寡妇的维持,被困当场的那些个法螺道场之人又都获得了解脱,诸般虫蛊都落于角落之处蛰伏,我提着嗜血之剑,心中突然一阵战栗,下意识地朝着场中看去,却见被我一掌印在当胸的程杨教授居然在黑雾消散的那一霎那,再次出现了,正在远处,神情复杂地看着我呢。

     什么,程杨没死?

     我感觉到一阵诧异,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我的左掌,暗暗觉得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 要晓得,修行之人,最注重的便是“感觉”二字,在?#19968;?#20013;那?#19968;?#33016;口的一霎那,我的确是有一种程杨这老头儿罪恶的一生已然走到今天的感觉,然而他怎么可能又活过来了呢?

     而?#20063;?#30693;道为什么,我总感觉他脸上所蕴含的表情,远比之前要复杂,似乎还蕴含着比先前更多的意义在里面。

     两人对视数秒,而这时那些解脱束缚的法螺道场之人也终于恢复了行动,他们瞧见了程杨教授这个最重要的敌人,又看了一眼地上躺倒、不知死活的铁面人,顿时轰然而起,准备朝着那程杨攻来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那背对着他们的程杨教授突然将手一举,然后说道:“马军,你们别上来,是我!”

     这句话从程杨教授空中说出来,颇让人觉得奇怪,然而仔细听了一下这音调,我陡然一惊,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 天啊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 站在我们面前的,并非是考古教授出身的程杨老匹夫,而是刚才被他算计入阵之后便奄奄一息的利苍,也就是法螺道场新一代的首领老魔--这个?#19968;?#19981;但没有死,而?#19968;够?#20102;一具身体。想到这里,?#19968;?#36523;都有些不寒而栗,原本以为事情差不多就此结束了,却没想?#21073;?#21033;苍却不过是多?#21364;?#20102;一会儿,如此而已。?#27604;唬?#21033;苍便是利苍,这个有着千年跨度的老魔头终究不是程杨,也不是我所能够比拟的,也只?#33125;?#27492;,他方才是他。

     听到从敌人?#37027;?#20307;里面传出首领的声音,法螺道场之中,为首的那个白脸曹操赫然停住了身子,一挥手,周围六人皆不再上?#22467;?#32780;是躬身回答道:“是,尊上。”

     我横剑而立,利苍则缓步走上前来,眯着眼睛看着我,然后用一种很平等的语气跟我说道:“你干得不错,我刚才看到了你与这具身躯的战斗,很惊艳,不比当年这个年纪的我差几分,有过之而无不?#22467;?#30495;的,临仙遣策这种东西,旁人?#23478;?#20026;不过是一门秘籍,却没有人想过,它其实是一种境界,一种更高的生命形?#21073;?#26159;仙人的门庭,是魔王的顿悟,是凡人所难以想象得到的存在形式……”

     这?#19968;?#35828;的话让人思域大开,我唯有紧紧地握着剑,方才能够有那么一点儿安全感,信心升起来,这才说道:“是的,它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,而且?#19968;?#24863;觉道,它并不仅仅只是如此简单。”

     利苍表示了同意,点头说道:“对,它是仙灵之界遗落的瑰宝,只因为我们是凡人,是受禁锢留在这个世界的生物,所以才不能理解它高贵而独特的生命形?#21073;?#22312;它的世界里,或许时间和空间都只是一种量化的东西,现在和过去,就好像从一个山峰,爬到另外一个山峰,所有?#30446;?#33021;都集结到眼前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 利苍跟我谈论起了对于临仙遣策的理解,以及?#38405;?#39063;神秘符文的猜测,一本正经,就好像我们再进行学术讨论一般,我这才发现有一点不同,那就是他此刻说话的方式和强调,都跟先前的铁面人有着很多不同,或者说跟被他占据身躯的程杨有着极多?#21335;?#20284;之处。

     我不知道它这所谓的附身替换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,却晓得在融合程杨?#19988;渲?#21518;的利苍,变得比以前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 “聪明岂终秘,时之思培后补先,非实非枯,旋启旋闭。鱼不跃而其机是跃,鸢不飞而其性为飞,方谓之凝神,方谓之得凝神之道。然必有静至动,由空入色,静中有动,空中有色,活泼泼、惺惺然,念中无念,一灵独照,方是真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 谈完了体悟,利苍突然念出了这么一段真诀来,我听在耳中,突然脑中一阵豁然开朗,宛如琼浆玉液一般,却晓得这些都是利苍穷尽毕生之力,将那临仙遣策破解出来的结果,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样?#23454;械南?#27861;,但是有便宜不占,那便是王?#35828;埃?#24403;下我也是一边按照?#24222;錁渲?#20013;的意境,去理解那?#21028;?#36716;不定的神秘符文,倏然间,整个人的境界仿佛都被生生拔高了许多一般。

     然而一个段落完毕之后,那?#19968;?#31455;然没有再说,而是脸色古怪地喊道:“不对,你这?#19968;錚?#19981;是死了么?”

     这般?#24213;牛?#21033;苍突?#40644;?#20303;了自己的脖子,脸色陡然变得一阵赤红,我心中一动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也不管刚才是否跟此人?#34164;干?#27426;,直接一记掌心雷,拍在?#27515;?#33485;?#37027;?#26041;。这掌心雷蕴含雷意,乃九天之上至阳至刚之物,即便没有击中对?#21073;?#37027;炙热的效果如风拂面而过,却也是将这个夺魂?#27492;?#30340;老?#19968;?#32473;震得朝后?#21892;稹?

     我一击得手,心中窃喜,当下马不停蹄,一剑奔了过去,试图将附在程杨身体里面的利苍给一剑刺穿,也好了结了这一桩公案。

     没想到我这边刚刚一动手,那剩余的七个法螺道场之人?#20174;?#20102;上来,将利苍给护在身后,紧接着纷纷上?#22467;?#19971;人随意一站,竟然便化作了勺状的北斗七星,有人出手防御,有人出手进攻,而站在天枢星?#24674;?#30340;白脸曹操则将面具接下来,却是个小眼细眉的?#24515;?#27721;子,手往嘴边一?#20572;?#31435;刻就有一道尖锐的鸣笛之声穿越夜空,朝着很远的地方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 我心中一惊,晓得这?#19968;?#21364;是在吹哨子叫人,准备将埋伏在这附近的人手都叫过来了。

     我刚?#24222;?#36825;几人交手,晓得尽管对方的修为没有一个能够抵得上我的,但是一旦结成阵法,相互援引,七人为一体,我陡然之间也是破不开对方的?#32769;擼?#32780;且后面还有一个利苍,随时都有可能复?#25484;?#26469;,而只要利苍无事,就凭我一人,哪里能够扛得住那个千年老魔头的手段,当下也是不再留恋,转身就朝着谷仓那边跑开,准备夺路而逃了。

     然而我想走,不料对方却是颇为强势,那白脸曹操冷声哼道:“想走,哪有那么容?#20303;!?

     这话儿刚?#31456;?#19979;,便听到一声轰隆隆巨响,谷仓旁边的这几间房子突然倒塌了去,巨大的尘烟中,有十多个同样装扮的黑袍人出现在了我的对面,接着仿佛是约好了的一般,在我?#37027;?#21518;左右,居然都围上了一群人,都不用我仔细数,便能够感觉到至少有五六十多个戴着京剧脸?#20303;?#36523;穿黑袍的?#19968;?#23558;我给包围,而那白脸曹操则扬声喊道:“人来咯,阵成,活捉目标!”

     一声招呼,无数呼啸而起,我瞧见这些人纷纷从身后拔出了三角令旗来,有五色,?#30452;?#20026;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,朝着我的周围掷来,定住阵脚,接着这些人一边呼啸,一边飞速跑动,也有人从怀里掏出一葫芦来,瓶塞扭动,噗的一声,竟然从中浮现出了一个个身高两三米的黄巾力士,浑身肌肉,目光在一瞬间就从迷茫化作了坚定,朝着我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 几乎是在一瞬间,我就身陷重围之中,心在那一刻免不得后悔,想着我当真是应该脱身之后就逃遁而走,也好过被这般围困。

     法螺道场,这个销声匿迹久矣的团伙,今天终于露出了它的狰狞面目来,而我,能否冲阵而出呢?

     看着周边无数幻象升起,而我的心也终于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 该面对的,总将是需要面对。

     至多,不过一死。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