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恐怖悬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六十章 坎坷毕业路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、所属:恐怖悬疑书名:苗疆道事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八月一日夜里的建军节厕所斗殴案,是巫山后备培训学校成立以来,第一件轰动全校、甚至整个分军区的大事,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平日里沉默寡言、勤奋刻苦的小子,竟然在瞬间爆发,跟十三名学员在厕所里面疯狂斗殴,重伤三人,轻伤九人,然后狂追着一个学员十里地,吓得那人魂飞魄散,屎尿一裆,最后在一群教员和分军区稽查队?#21335;?#20853;团团镇压下,才最终被制服。

     陈二蛋这个名字,在此之后,也成为了巫山后备培训学校所津津乐道的话题,很多人把它和萧应忠、梁努尔并放在一起,称作巫山三怪。

     这个头衔听起来挺侮辱人的,不过在当时人们的心里,却代表着一种实力?#21335;?#24449;。

     当然,这都是后面的事情,当时爆发的?#20197;?#34987;制服之后,稍微地处理了一下伤口,然后就给再一次扔进了禁闭室里面,没有人告诉我需要在这里待上多少天,所有人看向?#19994;?#30446;光,都好像是瞧一头怪物一般,充满了陌生,?#19994;?#26102;也没有任何惧怕,人死鸟朝上,不死万万年,妈了个巴子的,他们忍我很久了,我也忍这些?#19968;?#26356;久。

     我陈二蛋自生下来,除了杨小懒欺负我之外,就没有吃过啥亏,就连邪符王杨二丑这样的人,都在我面?#20843;?#20102;,我受够了白眼,受够了冷漠,到了今天,老子未必还会?#24405;?#30007;春这样的小杂鱼么?

     人要是活着不痛快,那?#22815;?#30528;干嘛地?在禁闭室里面,我蜷缩着躺好,啥也不想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 ?#20063;?#30693;道我睡过去的时候,学校以及军分区里,到底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争论,只知道在此之后的三天时间里,没有一个人来提问我,除了?#22836;溝目?#23432;,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,得不到任何?#21335;?#24687;,也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三天的时间里,?#20063;?#26029;地回忆起那天厕所里面发生的事情,想着当时的场面还真的混乱,要不是我突然接通了《种魔经注解?#20998;?#30340;功力,说不定就要被打死了。

     贱男春和谢毅当时的计划其实十分妥当,十三个人里面,有中级班的,有初级班的,基本上都当过兵,而?#19968;?#21463;训许久,一拥而上,把我弄成肉饼都有可能,然而他们终究没有想到,我除了跟他们受过一样的训?#20998;?#22806;,暗地里还有着别样的修?#23567;?

     当他们在睡觉的时候,?#20197;?#25171;坐修?#26657;?#20182;们在玩闹的时候,?#20197;?#34892;修动功,吃饭睡觉,拉屎拉尿,我无时不刻,都在努力。

     因为我要成为一名有力量的人,成为能够改变命运的人,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放松过。

     我跟他们不一样,我命中应有十八劫,是一个有可能活不过十八岁的?#19968;鎩?#21035;人不努力,或者只是一生默默无名,然而我若是不努力,便有可能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 ?#20197;?#31105;闭室里面关了三天,第四天清早,负责学校后勤的地中海教员李青虬过来提我,带到了校长室里。

     一路上,他都显得小心翼翼,不时打量?#19994;牧成?#30631;见我一点儿攻击性都没?#26657;?#36825;才舒了一口气。而在校长办公室里,?#22812;?#35268;矩矩地站在了办公桌前,瞧见戴校长泡了一杯浓茶,雾气冉冉,他在仔细地打量着我,而?#20197;?#27985;然无惧,?#25163;?#22320;站着。过了好久,戴校长才缓缓的地说道:“陈二蛋,你知不知道自?#28023;沉?#22810;大的祸事?”

     这会儿?#19994;?#27809;有示弱,而是梗着脖子说道:“架是他们要打的,十几个人,黑灯?#22815;?#22320;堵在厕所里面,我要是不反?#26775;?#23682;不是要被打死?”

     戴校长瞧我理直气壮,不由得被气笑了:“你啊你,我真的不知道?#30340;?#20160;么好了。这半年来,你的表现我一直都看在眼里的,聪明勤奋,好学刻苦,本来学校已经准备将你提到中级班,并且评选为十佳优秀学员的,结果闹出这么一?#24213;?#20107;儿来。别人欺负你?他们能欺负到你么,好嘛,一个揍十三个,还追着刘?#21644;?#23398;十里地,疯起来十多个教员和宪兵都制不住你——你知道这些天来,别人都是怎么议论你的么?”

     ?#19994;?#30528;头,不答话,戴校长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喝道:“能耐!别人说真能耐,巫山学校啥时候出了这么一个怪物!”

     ?#20063;?#30693;道他这话儿是在夸奖我,还是在骂我,低头不语,接着听到戴校长后面又跟了一句:“你知道么,学校方面现在的压力非常大,很多人给我提建议,说这样的学生太?#21387;?#20102;,实在不?#26657;?#23601;开除得了——你说说,我该怎?#31383;歟俊?

     开除我?这不就是说,我哪儿来的,就要滚回哪儿去了?

     我心中一惊,直接冲到了戴校长的办公桌前,双手按住台面,大声问道:“为什么?事情是他们挑起来的,为什么要?#22836;?#25105;,而不?#22836;?#20182;们?”戴校长也霍然站了起来,冲着我骂道:“你?#22815;?#22909;意思说这事儿?三个人重伤,九个人轻伤,还有一个人给你吓得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,都搁军分区医院里面躺着呢,不处理你,处理谁?”

     戴校长这么一吼,我整个儿的心都往下面沉,颓然地蹲在了地上,抱着头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 说起来,学校的生活其实很不错,除了少数日子,大部分时间的?#36861;?#37117;管够,虽然缺盐少油,但是我却十分满意了,最重要的是在这儿我能够学?#26696;?#31181;知识,听说到了中级班、高级班,他们还会组织真正有本事的人过来教学,什么画符啊,阵法啊,以?#26696;?#31181;诡异事件的处理,都会教,从那儿毕业了,以后工作对口,工龄直接从入学的那一天开始算起,成绩优异还能够提级……

     然而所有一切美好的?#24052;荊?#37117;给我一瞬间的暴怒给毁了,这叫?#20197;?#20040;?#35805;?#24700;,就这样回家去,?#19968;?#30495;的没有?#22330;?

     就在我万分懊恼的时候,严肃的戴校长却突然问起了一个问题来:“陈二蛋同学,你打伤刘春、谢毅这些同学的本事,是不是跟李道子学的?”他问得很?#22238;#?#25105;陡然醒转过来,麻衣老头曾经说过,《种魔经注解》是一门魔功,什么是魔功,那就是投机取巧、另辟蹊径,不为正统道学所容的手段,我要是?#20040;?#26657;长晓得我学的是这儿,别说被开除出学校,只怕连自由都不能保证了。

     在这千钧一发之机,?#22812;?#26029;地说道:“是,不过他不准?#20197;?#21035;人面前?#26775;?#35828;是威力太大,容易误伤旁人……”

     我说得欲言?#31181;梗?#25140;校长立刻会意,他用食?#39640;?#20102;?#24213;?#38754;,沉默了好久,这才说道:“这件事情闹得很大,毕竟那些学员都在医院里面躺着呢,学校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,不得不处理你。不过怎么处理,这事儿还是有待商榷的——是开除你,还是给你?#25165;?#19968;场?#24049;耍?#35753;你立刻毕业,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的态度,以?#25226;?#25321;……咳咳,你入学的时候,学校帮你保管了两件东西,那把法剑,可以护身,至于那四张符箓,很有科研价值,如果你?#30606;毕壮?#26469;给学校作研究,我想?#26434;?#20320;这样的学生,其实学校也是可以?#20204;?#22788;理的。”

     青衣老道当初走的时候,留下六张符箓,被我用了两张,剩下的?#20107;斗?#39118;符、斗母玄灵秘符以及?#36861;?#37117;一直放在符袋里面,小心收藏着,当初被戴校长收起来的时候,?#20063;?#27809;有异议,而如今他突然说出了这么一个提议,我便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 十分钟之后,我选择了妥协,同意了戴校长的提议,作为我慷慨的回报,中午我就被?#25165;?#20102;?#24049;耍?#32780;下午我便从巫山后备培训学校毕了业,带着胖妞和?#19994;?#37027;把小宝剑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处大山。戴校长帮我联系了一家位于金陵的对口单位,而在此之前,我有十天的假期,可以回家探望亲人,接着就要到新单位去报道了。

     离开位于大山里面的培训学校,?#22812;?#24515;似箭,几番周折,终于返回了三省交界的麻栗山来,看到雾霭中的大山,恍如隔世。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