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恐怖悬疑 > 苗疆道事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五章 一头大肥羊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、所属:恐怖悬疑书名:苗疆道事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刘老三被赤松蟒捂着嘴巴,吓了一跳,闹不明白这小日本儿怎么这么不禁逗,说没说两句就直接动起了手来,他除了有一套好身法,力量倒不是擅长的,结果左右一挣扎,脸就憋红了起来,我瞧见这情况,立刻上前,一把抓住赤松蟒的胳膊。[*爪丶机*书屋*] www.yljhc.tw爪机书屋 www.yljhc.tw然而没想到这?#19968;?#33011;膊上面的肌肉就好像活着的老鼠一般,一阵扭曲,竟然将我的手掌给挤开了去。

     这是我第一次跟这日本人交手,晓得他有着这般骄纵的脾气秉性,却还是有一定的底气在的,当下也是五指一用劲,终于将他给抓实了,往后一扯。

     刘老三一被解放,立刻就恼怒起来,愤然说道:“好你个?#19968;錚?#26377;这样子的么,上来就挠啊?行了,爷今天也不做你这单生意了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 刘老三装作愠怒,坐回了他的小马甲上面,脸色冷然,这时那赤松蟒则着急起来,拨开了我的手掌,冲到刘老三面前焦急地说道:“先生,哦,不,大师,我刚才那不是激动的么,您的,别着急啊,咱好好的说……”?#24213;?#35805;,他转过头来,朝旁边的福原香说道:“小香,你去附近看一看,能不能买点水过来,我渴了。”

     福原香脸上浮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,很恭敬地躬身说道:“是的,赤?#19978;?#29983;。”

     这日本美女像得意的小母鸡,踏着小碎步离开,赤松蟒看了一眼我,也没有再赶我,而是蹲下身来,和颜悦色地说道:“大师,我年轻的时候修行得太过激烈,导致阴气灌体,不能人事,这让我痛不欲生,一直都在找寻能够治疗的方法,但是我试过了很多,从日本到美国,从神术到现代科学,都没有办法。这次来到中国,我就一直有所预感,能够彻底解决这件事儿,现在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 赤松蟒吧嗒吧嗒地?#24213;?#35805;,而刘老三则自顾自地收拾了摊子,嘴里面叨咕道:“收摊了,这大冷天的,可真冻,老夫我连中午饭都还没?#38405;亍?

     我在旁边抱着膀子看,?#21335;?#26524;然,真的来了,刘老三这蹭饭的活计简直就是一个套路,不过那赤松蟒却也上道,连忙拦住刘老三,急切地说道:“哎,哎,大师,您可别走啊,咱们两个能够遇到,那是莫大的缘分呢,你看?#31383;。?#25105;是从日本,遥远的日本坐飞机过来的,能够碰到您,老天的?#25165;?#21834;……哎,大师,等等啊……”

     刘老三架子?#35828;?#26497;高,一点都不带劝的,赤松蟒也晓得自己刚才那一下?#35828;?#22823;师了,转过头来望着我,请求道:“陈桑,你帮忙给我说说,求求你!”

     我?#37327;?#22320;憋着笑,然后对这个拿捏身份的老友说道:“铁齿神算刘?那就是刘大师咯,您神机妙算,却在这儿摆摊算卦,福泽世人,当真是个菩萨心肠啊。这位赤松蟒赤?#19978;?#29983;,那可是来自日本的国际友人,天命?#36824;螅?#24744;看您也没有吃饭,不如赏个脸,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详谈咯,您看好不好?说什么做什么不重要,关键在于交个朋友,您说对吧?”

     我一套说辞下来,那老?#19968;?#36824;待推诿两句,结果一番折腾,他才开了口说道:“我这要不是看在这位先生的面子,可不愿意趟着一?#19981;?#27700;啊!”

     很快,林翻译在附近找到了一家蛮有格调的酒店,福原香和林翻译被?#25165;?#22312;了外面的大厅里,而包厢内,饿得瘦?#36731;?#23755;的刘老三装高人,示意我点菜,我便也不客气,瞅着贵的,直接整了一大堆的?#33162;?#19978;来,二话不说,先开整,这吃过了一圈之后,刘老三才打着饱嗝地说道:“那个赤松啊,你这病啊,我晓得,痛苦,难言之隐。男人嘛,最盼望的,就是能够一振雄风,不过我是算命的,把握命脉走向,不是治病的,说起来,还真的有些爱莫能助啊!”

     赤松蟒只以为刘老三还记恨着刚才那一抓,在拿捏自己,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:“大师,您别这么说啊,有什么要求,尽管?#36947;矗 ?

     先前得了我的提醒,晓得这是一头大肥羊,刘老三倒也不客气,高深莫测地说道:“我虽然不能够直接根?#25991;?#36523;上的病症,却能?#35805;?#20320;将这命理理顺清晰,如?#25991;?#22815;脱离此恶咒,早日重振雄风,这些都是可以由人来主导的,不过呢,神仙人也食人间气,我倘若真的要帮你看透生死,这些都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给推导的,至于灵不灵验,这些就得看你个?#35828;?#35802;意了。”

     赤松蟒连着点头说道:“我很心诚的,老虔诚了!”

     这日本人不知道是没听到刘老三那话里?#24052;?#30340;意思,还是故意为之,刘老三眼睛一翻,不再多言,而是开始用最有风度的姿态狼吞虎咽起来,我则在旁边提醒赤松蟒:“那个,赤?#19978;?#29983;,咱们中国算命这一个门道里面呢,讲究一个香火传承,意思就是你想要?#25343;?#27714;知,就得付点钱财,这个是给天给地的钱,舍得与付出,也代表着你的诚意----你的,明白?”

     赤松蟒明白了,朝着外面招呼,福原香推门而入,他便问道:“小香,你带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 福原香拿着坤包,举了举,没明白怎么回事,赤松蟒一把夺了过来,从里面翻出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票子,有人民?#36965;?#20063;有日圆,还有美金,反正是我见过的钱里面,最多的一次,满满当当一大堆,全部都推到了刘老三的面前来,然后郑重其事地将额头点在了桌面上,躬身说道:“钱太少,还请大师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 刘老三脸色淡然,然而我瞧见他在低头的那一霎那,双眼都在泛光。

     这绝对是刘老三?#21491;?#20197;来赚得最多的一单,银弹的攻势让他变得无比的敬业起来,待福原香收拾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坤包离去之后,他这才装身装鬼地问了几个问题,接着又给赤松蟒摸了一回骨,甚至两人还背过身去,赤松蟒将裤子松开,给刘老三瞧了一回,完?#29616;?#21518;,刘老三开始拿出自己吃饭的玩意,一副龟甲,开始念念有?#23454;?#25488;算起来。

     我不管这两?#35828;?#21246;当,此处的这酒店算得上是十?#25351;?#26723;的,饭菜质量绝对上乘,我筷子不停,挑着吃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 刘老三念叨完毕,将龟甲往地上一放,仔细观察一番,然后对赤松蟒侃侃而?#31119;骸?#21069;世不提,我们只讲将来,你这事儿说难很难,阴气附身,不出十年,必将乾坤颠倒,阴阳不调,伦常不再,不过说简单也简单,大道五十,遁去的一,凡事都不是绝对的,总会有一线生机,想必你也是得到高人指点,方才漂洋过海而来,实话告诉你,你近日有一大凶兆,是福是祸,不过一念之间,你告诉你,你觉得自己是想将隐疾治好,开枝散叶,还是想要冤死它乡?”

     赤松蟒深信不疑地说道:“当然是将病给治好,让我们赤松家族永?#26469;?#25215;了。”

     刘老三重重地点了点头,大叫一声“好?#20445;?#28982;后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既如此,那你即刻返回住处,戒斋沐浴,闭门不出,三日之后,定然有好消息传来,必然保你一路通顺,否极泰来;万不可妄自多事,平生事端,要不然一切皆休,性命消陨----我这里有锦囊一份,里面有一方子,你按照上面的照做,便可。”

     他说完这些,拍拍手上的油腻,将面前的一堆钱直接扫入了破?#20040;?#23376;中,然后推开包厢之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 刘老三得了钱财,溜之大吉,倒是赤松蟒接过了刘老三那份明显是从批发市场里面弄来的锦?#36965;?#23567;心翼翼地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纸条来,一目十行地看完之后,不由得抚掌大笑道:“好,大大的好,高手出民间,古人诚不欺我啊,有着这法子,我的病算是有治了。”

     他看完之后,小心翼翼地收好,竟然还怕我瞧见,站起身来,招呼着外面的福原香结账离开,而这时乌龙来了,刚才赤松蟒将所有的钱都给了刘老三,哪儿还有什么钱付账。

     日本客人没钱,只有我们垫上,然而一结账,谁也没想到这一顿饭竟然这么贵,林翻译和我?#36947;?#36825;点钱,也就够喝一顿茶水的,一时间十分窘迫,搞得最后我和林翻译不得不将工作证押在这儿,才得以脱身。

     这一天忙碌下来,感觉比一番大?#20132;?#32047;,不过有了刘老三这一番谶言,那赤松蟒果然乖乖地待在国宾馆里面,足不出户。这使得我完全就被解放了出来,没有外出任务,就用不着我陪同,我算是提前结束了这烦?#35828;?#20107;儿,和尹悦、努尔以及几个单身的组员一同好好地过了一个大年三十,年夜饭在我家吃的,张励耘的手艺,吃得十分开心,还喝了酒,一直热闹到?#26494;?#22812;,这才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 然而在第二天的时候,还睡得晕晕乎乎的我突然被努尔?#34892;?#20102;,说上面来了电话,我前两天奉命保护的那个日本客人赤松蟒,神秘失踪了。百镀一下“苗疆道事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