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机书屋 > 都市生活 > 捡漏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2667章 我走

作者:金元宝本尊所属:都市生活书名:捡漏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金锋的话冲击到山曼青的心窝,哭成泪人的金锋让山曼青一下子想起了从前。

     一瞬间,山曼青热泪滚落!

     等到再看看金锋那丑陋黑黑的脸,还?#24515;?#28385;头满身的伤口,心底不自主的生起一抹厌恶和恐惧。

     “小锋。你不要怪妈妈。妈妈是对不起你。你还记得不。妈妈给你说过。”

     “十根手指不一样齐了嘛。”

     “你爱妈妈,你找妈妈十八年,妈妈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 “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 “对不起你!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 “妈妈希望你过得幸福。你也,你也希望妈妈过得好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 金锋如木雕一般呆立当场,心碎成粉,身如万年寒冰一般冰冷。

     忽然间,金锋笑了,抬手擦去脸上的泪,重重点头,重重不停的点头,露出难以用言语表述的一抹笑。

     “妈你说得对。十根手指都不一样齐……”

     “你希望我幸福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 “我也希望你幸福。一百万个真心诚意。”

     “你过得好。我高兴。一百万个高兴。”

     山曼青紧紧的咬着下唇,不住的点头。两滴泪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 “可能,是我没出息,做跟死人打交道的风水先生,给你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 这话出来,山曼青身子一震,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 金锋重重长长深吸一口气,因为深深抽咽身子不住的抽动,丑到了爆。

     “妈。你过得好。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 “我……我想见小妹。给我地址。”

     “我自己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 山曼青身子不由得一抖,灿灿说道:“贝贝,贝贝……”

     金锋抬起头来,静静问道:“妈。小妹在哪?”

     “贝贝在哪?”

     金锋的话很轻,但山曼青的脸却是已经变得极度难看,勉强的挤出一抹笑,眼神?#20102;?#19981;定,双手不停的搓着不知道该放在哪儿。

     这一幕出来,金锋的心砰然加速跳动。脑海中想起当年在逃难路上遇见自己人贩子姨妈的往事。

     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 一瞬间,金锋的声音剧烈的颤抖起来,身子骨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 “贝贝,小妹……”

     “在哪?”

     ?#20843;?#27809;在日不落国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 金锋柔柔?#36214;?#30340;话音再次问出来,山曼青低着头,颤颤抖抖,哆哆嗦嗦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 “贝贝……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 金锋心头剧震,闷哼一声,痛苦的闭上眼睛。脑袋一下子爆开,咬着牙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。

     啪的下!

     突地间,山曼青咚的声跪在金锋跟前,哭着叫道:“小锋。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 “我对不起你。我把小贝……”

     “我把小贝,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 金锋只感觉眼前一黑,四周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 腾腾腾的倒退几步,一下子撞在那LV的皮箱上,当即就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 那箱子里,装着的一百万红红的软妹纸翻到一地。

     丢了,丢了,丢了……

     自己生母的无情而又凄惨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中不停的冲撞,就像是一个人拿着镰刀不住的割着自己的脑髓神经皮肤灵魂……

     “嗯!!!”

     金锋胸口猛地一抖。鼻子中发出一声闷哼。魂飞魄散,一颗沉到冰渊谷底。

    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金锋勉力抬眼起来,只感觉自己的手僵硬如晚年寒冰,根本无法抬起来。

     整个人苍老了十岁,全身力气都被抽空,如一摊烂泥。

     “妈。你?#21069;?#23567;妹丢了,还是……卖了?”

     此话一出,山曼青纤瘦的身躯被高压电狠狠地打了一下,浑身发抖,面色一瞬千变,手足无措,语无伦次的叫着。

     “我,我,我我……”

     我字之后,山曼青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 “那一年我逃难,在天楚省国道遇见了姨妈。”

     听到这话,山曼青身子?#25351;?#19968;抖,面色再变。

     “我问过姨妈。你在哪?她?#30340;?#27963;得好好的。我,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 “我又问她贝贝、娅娅在哪?”

     ?#20843;?#31572;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 ?#20843;?#37117;变成人贩子了。”

     “妈,你,当时也是人贩子不?”

     “不!”

     “我不是!”

     山曼青陡然间尖叫起来,不住的摇头;“我不是,我真的不是。我不是!我不会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 金锋抬眼望着山曼青轻声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把贝贝卖了?”

     “我没卖。我没卖!”

     山曼青的话越说越轻,到最后轻得来自己都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 “我真的没卖。我,我,走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 “把贝贝,托给你姨妈照顾……”

     金锋嘴角淌出一?#19978;?#34880;,轻声说道:“你没卖,可你跟卖……又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 “小锋!!!”

     一瞬间,山曼青爆发了。

     咚!!!

     山曼青?#25351;?#19968;下子跪在金锋脚下,哭着叫道:“你也要理解我的嘛,小锋。”

     “我当年要是不走,雷家的人会放过我不嘛?”

     “雷家的人个个都想侮辱我!”

     “我走出来,也是给你们一条活路啊。”

     “我二十几岁拖起一个小女儿,我也要生活的啊。我一个人当时?#37096;?#24471;很啊。走南闯北起早贪黑,啥子苦都吃透吃怕了呀!”

     “我一个女人在外,连个乞丐都想要占我便宜我啊。”

     “你晓得我这些年是咋个过出来的不?”

     “我过的日子?#28982;?#36830;还苦啊,小锋,我当时,确实是没得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 “我实在没得办法了。我好多次都想到要跳桥紫砂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 “那些年,太苦了!”

     金锋身子软软的滑落在地上,一下子跪在山曼青面前,一行血泪飚射而出,呜咽说道。

     “你当年走。我?#36824;?#20320;。我心头是曾经怨恨过你。但我从来?#36824;?#36807;你。老汉他们不成器。你跟着老汉吃了不少苦。我?#36824;?#20320;!”

     “可,可你……也不该把小贝丢了啊。那你也不该把小贝丢了啊。”

     说到这里,金锋泪水狂飙眼泪鼻涕混杂在一起。满脸狰狞扭曲嘶吼叫道:?#20843;?#26159;你的亲生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 “虎……毒……都不食儿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 “妈!”

     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 金锋身子趴在地上,瘦如竹竿的身子不住痉挛抽搐。四肢五体发出筛糠般的颤栗。

     喉咙管中发出格格格吼吼吼抽水机的声音。

     痛苦无尽!

     凄零到爆。惨绝人寰!

     山曼青一把抓住金锋衣领,紧紧的揪着用力的摇着哭着:“我没有卖她。我没有卖小妹……你姨妈答应过我要照顾好小妹的。”

     “小锋,我是你妈妈,你不应该这样说我啊。”

     “小妹,小妹是我生出来的嘛。”

     “你也是我生出来的,我养了你那么大啊。”

     “你咋能这样?#30340;?#22920;妈啊!”

     金锋怔怔傻傻看着自己生?#31119;?#40657;黑的脸上白得吓人,?#36335;?#19979;一秒就要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 “小锋,小锋……”

     金锋眨眨眼,一下子向自己的生母跪下去,咚咚咚咚?#35828;目?#36215;头来。

     “妈。我错了!”

     “我给你磕头!”

     “给你道?#31119; ?

     咚咚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 咚咚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 十个,三十个,五十个,一百个……

     须臾间,金锋的额头便自肿了起来,青黑一坨,死气弥散。

     山曼青在这时候也被吓着,看着那黑黑的金锋,眼前忽然想起自己拉扯金锋长大的片段,忍不住心头震颤不忍,一把把把住金锋的手。

     “小锋……妈妈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 “你,拿到这些钱,你走嘛。好好过你的日子去。就当没有我这个妈妈。”

     “妈妈没求过你。妈妈第一次求你,也是最后一次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 “妈妈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 金锋身子抖着,歪着脑袋看了看山曼青,两颗血珠在黑黑的面颊上淌拉出一行血痕。凄惨一笑,漠然点头。

     “我走。我走。”

     “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 “我,一辈子都不来鹭岛。一辈子都不来天闽。”

     金锋的声音比蚊子还小,有气无力,近乎就要崩溃。

     “妈。我求你一件事。我去把小妹?#19968;?#26469;,到时候,我求你见她一面。好好陪她几天。不要像我。”

     “行不行?”

     山曼青眼神闪耀闪躲一阵心虚,径自不敢和金锋对视,纠结犹豫,扭着身子低低说道:“到时候,到时候再说嘛。”

     看着自己生母的样子,金锋黯然闭眼,心头绝望到了极致,如同有一百万吨炸药在心里爆炸,将自己炸得粉碎成粉。

     唉……

     一声来自心底的叹息。金锋露出一抹苦涩的笑,反手将包包打开,将山曼青给自己钱卡尽数取了出来,笑容蔼蔼柔声说道:“妈。这些钱都是你的私房钱。你攒得不容?#20303;?#25105;就不拿了。”

     听到这话,山曼青身子震了震,愁苦哀怨看着金锋:“你表恨妈。妈是真的想帮你。想拉扯你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妈。不用了!”

     “我右手有脚,饿不死我。”

     金锋嘴里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,试着想爬起来,却是连一丝力气使不上来,身子到现在依旧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 牙齿咬破舌尖刺激神经,把着病床隔拦拼死站将起来。

     舌尖的精血流入咽喉,血?#21364;?#28608;自己的身体,金锋只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大肠小肠绞成一团,痛得自己呼吸都难以维系。

     ?#36864;閌前?#25152;有金锋所经历经受过的伤痛加起来,也不及这一刻心中的失望和绝望。百镀一下“捡漏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