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機書屋 > 都市生活 > 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七百九十四章 金針封腦

作者:瓦貓所屬:都市生活書名: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第七百九十四章金針封腦

     夏辛野晉級在即,小狐狐隨手甩給他一個淡紅色的武元。

     豬九眼睛都紅了:“臥槽!這特么不是戰神獸的武元嗎?嗷!狐貍!老子也要晉級!”

     夏辛野驚悚:“戰神獸……”

     “戰神獸乃是一種以攻擊力名聞于世的神獸,此獸多用于神戰,攻擊力和威力都非常大。”洪荒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 夏辛野:“!”

     “你這個與云凌的一樣,都是百萬年份,雖然年份不算高,但卻都有一個特性——可進化。”洪荒語氣四平八穩。

     夏辛野:“!”

     “可進化武元罕見的狠,死狐貍居然窩藏這么多好東西!”混沌不由嘀咕。

     云錦繡不由震驚的看了小狐狐一眼,他狐耳軟軟的垂了下來,靠在她身上閉目養神,似壓根便未理會人豬器的對話。

     戰神獸她亦在記載里看過,神獸本就不是普通魔獸所能比,若能以此筑基,對于夏辛野來說,也算是一次機遇了。

     云錦繡道:“洪荒,他晉級,你來護。”

     洪荒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 夏辛野默默站起身,而后默默往外走去,嘴里嘀咕著:“我看來需要靜一靜……”

     原本他都為自己找好武元了,還是拜托賽西施,在八古門打的一頭二十萬年份的魔獸。

     這武元已然是極高年份了。

     他感覺自己約莫會像那屎盆似的崇拜妖狐了……

     云錦繡有些無語,隨手收了神器,而后抱起小狐狐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 某豬抱著大腿死皮賴臉的在后面拖著,小狐狐毫不客氣的踹了豬臉一腳,云錦繡這才得自由。

     方一出房門,阿寶便慌里慌張的跑了過來,她結結巴巴道:“外……外……”

     云錦繡道:“慢點說。”

     阿寶吞了口唾沫方道:“外、外面……有、有人、跪著……”

     云錦繡道:“何人?”

     “紀、紀……”

     “紀玄亦?”

     “嗯!”

     云錦繡微微凝眉,紀玄亦跪在她門外做什么?

     “是啊,跪了三日三夜了,昨兒大雨,那紀玄亦直接被淋昏厥了。”賽西施也走了過來,“你在閉關,我便未去吵你。”

     云錦繡淡淡道:“讓他們離開好了。”

     “哎呀這是干嘛啊!”院門外突然傳來女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 賽西施嘴角微抽:“又是那個賣弄風騷的女人!”

     正說著,便見勝貂蟬帶著一眾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進來,在她手里,還拉著那紀小蝶,胭脂教的人還架著已經昏厥的紀玄亦。

     勝貂蟬打扮的花枝招展的,一見云錦繡便滿臉堆笑的迎了過來:“這倆孩子太可憐了,我便索性給帶了進來,小丫頭,你不會介意吧?”

     云錦繡:“……”

     “啊!小狐狐!幾日不見,真是越來越俊了!”勝貂蟬一見小狐狐,驀地雙眼放光,然卻也沒有做出更輕佻的舉動。

     妖狐好嗎?

     天下男人都能撩,誰敢撩妖狐啊!

     只看看過過眼癮便算了,犯不著把命都往里扔。

     小狐狐卻連眼皮都沒抬一下,只靠在云錦繡肩膀上睡覺。

     那紀小蝶一見云錦繡,便“噗通”一聲又跪下了。

     她比劃著手著急的說著什么,勝貂蟬看的著急道:“這孩子的意思是,她的哥哥受了重傷,她又手無縛雞之力,求丫頭你救救她的哥哥,她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。”

     云錦繡目光清淡的掃了那紀玄亦一眼,應是在姬族留下的舊傷,這么些日子,卻一直沒能痊愈。

     紀小蝶還穿著那件男士的大袍子,整個人瘦瘦弱弱的,滿眼淚花。

     勝貂蟬道:“這么個小啞巴,不會說不會道的,真是叫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 賽西施嘲弄道:“我以為你是鐵石心腸,原來也會心軟。”

     勝貂蟬驀地瞪眼:“我什么心腸,你管得著么你!”

     眼看兩個女人又要開撕,云錦繡淡淡道:“清叔叔,你安排下。”

     不遠處的云清立時笑道:“好,交給我便好。”

     阿寶立刻開心的跑上前去,拉著那紀小蝶的手,結結巴巴道:“我、我有……”

     云錦繡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 宅院不算大,被勝貂蟬的人這么一擁而入,便顯得很是擁擠。

     勝貂蟬驅趕道:“都出去等著。”

     那些人一涌而出,院子里立時清凈了些。

     賽西施嘲弄道:“弄這么些個玩偶似的人鎮日陪著,你是有多寂寞。”

     云錦繡也看出了,勝貂蟬帶來的那些人,似乎衷心的都不像話。

     勝貂蟬卻是不以為然:“女人吶,最怕的便是背叛,給他們服用了噬心蠱,是不是都很貼心很聽話?他們會做我喜歡的事,說我愛聽的話,更不會因外力棄我而去,不是挺好?”

     賽西施嗤笑:“我倒是覺得你可憐,誠心以待才能被人誠心以待,用些旁門左道的手段,終不過是鏡花水月罷了!”

     云錦繡:“……”難道這便是女人之間的日常?

     每次與這兩個女人坐上片刻,她的三觀便會被刷新一次。

     她轉身將小狐狐放回房間,他一個翻身便睡熟了。

     云清過來道:“錦繡,那年輕人高燒的厲害。”

     云錦繡將被子給小狐狐蓋上,這才出了房門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紀玄亦眼睛緊閉,滿頭大汗,兩片唇干裂的能看到血痕。

     他之所以高燒,卻并非因其體內的內傷,而是在他的后腦,封著三根金針。

     以前他未受傷尚能壓制,眼下經脈混亂,自然再無法與之抗衡。

     云錦繡眸光微閃。

     那封印金針的手段十分的殘忍,直接穿過腦后穴位,貫穿腦骨。

     其中一根金針似乎被外力拔過,周圍有血跡流出,但已經干涸。

     紀小蝶急慌慌的跑了進來,她換了件阿寶的干凈的衣裙,小臉也洗的很干凈,白白凈凈的,很是水靈漂亮。

     一看到紀玄亦痛苦的樣子,她眼里驀地蓄滿了淚花,祈求的看著云錦繡。

     云錦繡隨手指了指紀玄亦腦后的金針:“知道?”

     紀小蝶瞪大眼睛,旋即驚恐的搖搖頭。

     云錦繡頓了片刻,淡淡道:“阿寶,帶她出去。”

     阿寶連忙跑了過來,紀小蝶很是擔憂,阿寶連忙結巴的安撫。

     待兩人全部離開,云錦繡這才一掃衣袖,房門登時關閉,云錦繡這才道:“清叔叔,按住他。”百镀一下“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