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機書屋 > 都市生活 > 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六百一十二章 本就愚蠢

作者:瓦貓所屬:都市生活書名: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第六百一十二章 本就愚蠢

     她看到楚夢尋驀地上前道:“夢尋,你可回來了。”她的視線微微一偏,落在楚夢尋身后的云錦繡身上,笑道:“這位,便是云澈了吧?”

     云錦繡看了那女子一眼,容顏頗為娟麗,只是已非二八年華的妙齡了,她上下的打量了一下云錦繡,雖那眼神極快,可打量的意味,卻頗為明顯。

     “喬叔在何處?”楚夢尋徑直走進了院子。

     “哦,喬叔去南山取桂玉釀了,片刻便回……夢尋,你的臉色怎么的這般難看?”女子上前一步,待實現落在楚夢尋的手上,眼睛倏地睜大:“青蠱毒?你怎得中毒了?”

     楚夢尋淡淡道:“去取銀針過來。”說罷,抬步進了院子。

     女子連忙轉身,剛走了沒幾步,便聽清漠的聲音自身后傳來:“取一盆清水,另外,拿些紗布來。”

     那女子身子驀地一頓,回過身,訝然的看向立在門外的少年。

     云錦繡覺得自己的表達,似乎足夠清晰,卻不知這女子在這里發愣著做什么?

     她看她一眼淡淡道:“如果你這么愣下去,他的手別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 女子一驚,微微垂首,旋即快步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 瞥了那女子的背影一眼,云錦繡亦抬步邁進了十方閣,這里,處處充斥著活力,掛在樹杈下的鳥籠里,不知名的小鳥叫的歡快,院子里修整整齊的花圃,氤氳著淡淡的靈氣,數只靈蝶被吸引,在花瓣間穿梭起舞。

     地面鋪著的石板道更是雕鏤著各式各樣的靈獸靈蟲,活靈活現。

     這樣的院落,很難想象會住著生死門的門主。

     云錦繡抬步進了房間,漠然的看著半靠在軟椅上的楚夢尋。

     大約平日冷慣了,突然露出這種虛弱來,那種被冰封的美態,便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 他額頭掛著密汗,額角的青筋微微暴突。

     看來,在青蠱毒面前,便是這種硬漢式的男人也做不到完全的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 云錦繡不由諷了句:“堂堂生死門門主,竟會敗在青蠱毒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 楚夢尋瞥了她一眼:“你的良心被狗吃了?”他出手救了這混小子,不知感恩戴德便罷了,竟敢在這里說風涼話!

     若非那青蠱毒所迫不能動用武力,他必要揍他一頓!

     云錦繡冷笑:“我若丟了良心,還會等在這里,救你?”

     楚夢尋毫不客氣的表達著自己的懷疑:“你那三腳貓的醫術,最好滾去救那些阿貓阿狗。”

     云錦繡微微挑眉:“在醫者眼里,你們沒什么區別。”

     “你!”楚夢尋惱火,這小子真是越來越放肆了,他想起身,可卻一下沒起來,直接隨手抓了一旁的花瓶,砸丟了過去。

     云錦繡微微偏開身子,那花瓶正與匆匆進來的楚喬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 楚喬一聽說楚夢尋受傷,便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,卻沒想到迎面便飛了一個花瓶,連忙一把抱住:“夢尋,我聽說你就云澈時中了青蠱毒了?”

     楚夢尋一見楚喬,這才瞪了云錦繡一眼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 “云澈,你沒受傷吧?那青蠱毒很是難纏,你們怎么會碰到那東西?”楚喬匆匆將花瓶放到一側,近前來檢查楚夢尋的傷勢,不看還好,一看整張臉都變了顏色,“不好,蠱毒已經開始發了,我去請醫者。”

     云錦繡淡淡道:“不必了,我來處理便好。”

     絲毫不理會楚夢尋威脅的眼神,云錦繡拿出一封銀針,抬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 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 門外,突然傳來阻撓聲,接著便見方才那女子端著水盆快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 她上前一步,擋在云錦繡面前,凝色道:“你是叫云澈吧?你害死了夢歡,現在又要來害夢尋嗎?”

     她的話,使得楚喬面色倏地一變,他連忙開口:“靜華,你誤會了,夢歡的事與云澈無關。”

     “無關?外面都傳遍了,便是他害死了夢歡,眼下,更是直接來搶走夢歡曾經擁有的一切。我不信任這個人!也不會讓他碰夢尋的!”喚作靜華的女子一臉堅決。

     云錦繡放下銀針,旋即走到盆子前,凈了凈雙手,轉而又彈出一縷火焰,將銀針挨個的炙烤了一翻,取出靈液浸泡,待得那銀針的溫度徹底降了下來,云錦繡才抬睫看向那靜華:“讓開。”

     看著眼前人毫不客氣的對自己說讓開,靜華胸口起伏。

     她盯著云錦繡,凝眉道:“在此之前,我還想著,要將你當做夢歡一般疼愛,現在看來,你跟夢歡相比,簡直差的太遠!夢尋已經因你中了蠱毒,你現在還想怎樣?”

     “靜華!”楚喬不由凝眉,若是換個人,他或許還能呵斥一翻,可靜華不可以。

     她雖是個女婢,可卻含辛茹苦的將夢尋和夢歡養大,莫說是他了,便是夢尋,也從不會對她呵斥一句!

     “喬叔,你不要說了,我不知道你們為什么非要讓這個人進入楚門,夢歡究竟怎么死的,我們尚且不知,可他憑什么,占據原本屬于夢歡的一切?”靜華面上滿是堅決。

     云錦繡看著她,微微凝眉:“她是誰?”

     楚喬剛要回答,靜華已然傲然開口:“我是夢尋夢歡的乳母!”

     在楚家,還從來沒有敢對她不敬過,這個小子,剛一來,竟然便指使她做事?

     云錦繡淡淡道:“那便是婢女了。”

     靜華面色倏地僵滯,她瞪著眼前這個眉眼冷漠的少年,竟然被堵的不知道該怎么反駁。

     她雖是婢女,可從上到下,卻沒有一個人將她當做婢女,這混賬小子竟敢!

     “比起楚夢尋的命,婢女的堅持更重要?”云錦繡毫不客氣的開口,他們之間的恩怨她一個外人自然是不知情的,自然也不打算知情,可阻止醫者救人,這種行為,本身就是愚蠢的。

     她沒時間跟她廢話,救楚夢尋也不過是他出手救她,不想欠什么罷了。

     “你先下去。”楚夢尋不悅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 靜華的身子微微一顫,驀地看向楚夢尋,卻見他額頭冷汗密布,可目光卻深邃的嚇人。

     她身形一顫,驀地怒視著云錦繡:“若是夢尋有個三長兩短,我定不會放過你。”百镀一下“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