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宁桂平特产

爪機書屋 > 都市生活 > 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兩千五百六十九章 冤枉

作者:瓦貓所屬:都市生活書名: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夜千幽的雙眼卻在這時閉上了。

     那一剎那,云錦繡只覺自己瞬間被幾千只眼睛盯上了。

     她目光掃了眼周圍,心里微驚,沒想到瞳術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 被如此多的眼睛同時盯著,即便是她會的刀法再多,也完全的暴漏在夜千幽的視野之下了。

     云錦繡心念一動,所有的藤蔓消失,接著,大陣緩緩在周圍凝聚。

     夜千幽冷哼一聲:“接招吧!”

     話音方落,恐怖的力量席卷。

     數道血印同時交叉,沖向云錦繡。

     如鬼如魅似的幻影,快如疾電般的穿過云錦繡的身體,云錦繡只感覺皮膚上一涼,丹海奇怪的印記驟然大亮。

     皮膚表面的涼意,還未來得及抵達皮膚以內,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 即便如此,云錦繡還是覺得背脊有些發涼,這是什么怪異的術,她目光看向自己的皮膚,上面竟然泛著一層淡淡的青紫『色』,且是一整片的那種。

     她剛才沒怎么感覺疼痛,再加上丹海的印記出現,直接將那涼意給抵消了,但云錦繡還是覺得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 她體內醫訣運行了一圈,青紫『色』立刻消散了許多,她又運行了一個周天,青紫『色』才完全的消失掉。

     為了防止自己再遭受類似的攻擊,云錦繡讓丹海里的印記變大,彌漫至整個身體,這才足尖輕踏,陣法陡變,伴隨著“嗡”的一聲悶響,可怕的殺意猶如實質,向那血印斬去。

     然那些血印如同幻影,強韌之下,竟然沒有半點的損傷,如果非要說有所不同的話,也只是那些血印變得虛淡了些。

     血印再次的強攻而來,直沖著云錦繡的身體,只是這一次,云錦繡已有準備,迅速避過,步子一掠,身形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 劍光自掌心滑過,云錦繡再出現,已是在那夜千幽面前。

     夜千幽豁然睜開眼睛,血『色』的雙眸如同雙月之輪,森寒的盯向云錦繡的雙眼。

     那一瞬,云錦繡只覺雙目一痛,身形一個翻轉,瞬間避開他手上長劍的攻擊。

     然她的行動,已在夜千幽的意料之內,云錦繡的身子剛一翻轉,便是覺后背刺痛傳來,一道血印竟突兀出現,手里的尖矛直接刺進了云錦繡的后背。

     夜千幽出腳,只聽“砰”的一聲,云錦繡的身子便被踹飛開來。

     巨大的戰臺,因恐怖的沖擊力,爆發出強烈的光芒,云錦繡的身子也不斷的翻滾著,直到滾到戰臺邊沿,一只手扒住了戰臺邊沿,方沒能直接砸落下去。

     看臺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呼叫聲,主看臺上,落楓的神『色』卻是一變。

     “云錦繡怎么回事,太大意了!”

     章天諭接話冷嘲道:“說到底就是個實力不濟罷了,夜千幽是往屆的冠軍,云錦繡同他打,怎么可能敵得過!”

     之前她還掩飾一下,可現在的自己,就要成為仙道宗會的一份子了,當然沒必要再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 她對云錦繡的討厭,早已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。

     落楓冷嘲:“說的好像你能敵得過一樣?”

     章天諭挑眉:“殿下此言差矣,我比她,可丁點不差。”

     落楓真想破口大罵一頓,可礙于大王在此,多少也要收斂。

     他狠狠的剜了章天諭一眼,“自信是好事,過度自信,不是蠢就是笨。”

     他話音一落,章天諭的凳子突然被一股強悍的力量給砸中。

     正坐在坐位上的章天諭“啊”的一聲,一屁股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 落楓睜大眼睛。

     怎么回事?

     雖然眼下的一幕讓他心里爽翻天,可他真的沒出手啊,畢竟他還要給大王顏面不是?

     落楓立刻看向宮離澈:“大王,不是我!”

     宮離澈淡淡的掃了他一眼:“殿下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 落楓一聽,果然是大王誤會自己了。

     他連忙道:“大王,真的不是我!”

     宮離澈卻沒有回他話,抬手伸到章天諭面前道:“坐個椅子而已,怎么這么不小心?”

     主看臺上,所有人都向章天諭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 她簡直快瘋了,她抬起頭,恨恨的盯著宮離澈,然眼前的男人卻笑得懶懶,還顯得很關心似的,向她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 章天諭咬牙:“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 “地上涼,起來。”宮離澈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腕,只是手腕在握住章天諭的剎那,宮離澈眼底的冷光也閃現了出來,嘴上卻輕緩道:“手怎么這么涼?”

     然章天諭簡直要瘋了,手腕被捏住,簡直像要斷了一樣。

     可此時此刻,眾目睽睽之下,她又不能大喊大叫,只能鐵青著臉『色』強忍著。

     然那痛意可是一丁點也不客氣,幾乎將她的手骨給捏碎。

     章天諭臉『色』難看:“我自己起來,不勞煩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 她看似低眉順眼的想要站起身,宮離澈這才松了手,冷淡道:“殿下還是適可而止的好。”

     落楓也要氣瘋了。

     什么鬼!

     他根本就沒出手好不好?

     大王居然直接就冤枉他了!

     落隱也道:“楓兒,你這沖動的『性』子也該改一改了。”

     這種時候,他可不想讓其它元鏡看出定元鏡和真元境鬧翻,那不是給人留下把柄嗎?

     落楓的脾氣,他一貫清楚知道的,往常的時候,他根本不會管,可這一次,不同。

     落楓睜圓了眼睛:“爹,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 居然連自己爹都不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 落隱給他使了個閉嘴的眼『色』,又向戰臺看去。

     落楓:“……”

     他不就懟了章天諭兩句嗎?沒想到竟然被大王和自己的父王全都嫌棄了。

     而造成這一切的,都是章天諭那個賤人!

     落楓狠狠的向章天諭看去,眼底盡是殺意。

     章天諭才莫名其妙,她也沒有察覺是誰出的手,可宮離澈方才用那么大的力氣抓著她,嘴上卻還表現的那么關心,她就能肯定,這一定是宮離澈出的手!

     可這個時候,自己說是他出的手,誰會相信呢?

     席磊簡直心疼壞了,連忙道:“天諭,沒摔傷吧?”

     章天諭只覺的滿腔的委屈,她握著手腕,低聲道:“天諭沒事。”

     嘴上說沒事,臉上卻寫滿了有事。

     席磊神『色』不善的看了落楓一眼,而后開口道:“還不快些再安置一張坐位來?”百镀一下“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南宁桂平特产